中国工党 - Chinese Labour Party

自由,公正,互助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Home 方圆文集 權利意識與公民意識

權利意識與公民意識

權利意識與公民意識:

維權運動是一場公民自我教育運動

—在臺灣民主基金會三周年慶系列講座的發言 

中國工黨主席 方圓


主持人,各位與談人,各位先進 

今天是臺灣民主基金會三周年慶,首先請接受由中國民主黨流亡總部、中國自由民主黨、中國工黨、中國社會民主黨組成的中國民主政黨聯盟及我本人,對臺灣民主基金會的祝賀與敬意,感謝臺灣民主基金會三年來對中國民主運動的關注與幫助。下面我將就中國社會權利意識與公民意識及維權運動與民主運動的關係,發表自己的簡短淺見,就教於在座各位,請各位賜教指正。 

一、中國當代維權運動發展與現狀 

中國當代大規模的維權運動,發生在五十年前,即一九五六年。當年,毛澤東出於擺脫虛君的尷尬,掌握實權,打擊政敵的需要,提出了“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口號,發動了所謂“爭鳴運動”,鼓動人民群衆給中共“提意見”。當時不少地方的工人就他們的福利待遇問題,企業中的官僚作風問題等等走上街頭遊行示威,怠工罷工,不少知識分子也對中共的專制進行批判。這一次維權運動的經濟要求基本上得到滿足。但維權運動的領袖們沒有一個逃掉中共的“秋後算賬”,大都與那些敢于向中共提意見的知識分子們一起,被打成“右派分子”或“反革命分子”,失去人身自由。 

中國當代全國規模的維權運動,發生在四十年前,即一九六六年。當年,毛澤東同樣出於擺脫虛君的尷尬,掌握實權,打擊政敵的需要,發動了所謂“文化大革命”。當時全國各地的臨時合同工們建立了獨立工會性質的組織“全紅總”,工人們不但走上街頭,而且封閉了中共政權的中央勞動部,進駐並替代了全國總工會,並迫使中共勞動部和全國總工會的負責人一同簽署了為臨時合同工解決切身利益問題的《三家聯合通告》,也是中共官方史家所稱的“煽起反革命經濟主義妖風”。 這一次維權運動的經濟要求基本上得到滿足。但是這次運動的領袖們還沒有等到秋後,就被毛周兩派聯手鎮壓,獨立工會性質的組織“全紅總”被打成“反動組織”,本人當時是這個組織的負責人,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十年。自我以下的全國各地各級組織的幾百位領袖們也都被判處五年到十五年的有期徒刑,在監獄裏耗盡自己的青春。 

中國近期大規模的維權運動發生在七年前,也就是一九九九年。當年中共使用國家暴力對法輪功修煉者進行了殘酷的鎮壓。廣大的法輪功學員為了維護自己的信仰自由,思想自由進行了英勇的長期的反抗,直到今天。在法輪功反抗運動爆發後的第三年,也就是本世紀的二零零二年,從河南鄭州、開封開始,緊接著是大慶油田,遼陽鐵合金厰爆發了大規模的下崗工人為了維護自己的勞動權,生存權的工潮,從而引起全國各地呼應。

現在,不單是下崗工人在維權,在職工人也在維權,公教人員在維權,知識分子在維權,復員軍人也在維權,被撤遷戶也在維權,家庭教會的教友在維權,最近,數量巨大的農民工也走進了維權的隊伍。据中共官方顯然是縮水了的統計,去年一年全國各地發生群體性維權活動八万多起,平均每天二百二十起。今日的中國,是一個維權運動遍佈大江南北,維權運動方興未艾的中國。 

二、權利意識與公民意識 

維權運動之所以能在全中國範圍内興起,最主要的原因是中國人民的權利意識和公民意識正在蘇醒,或者說是權利意識的蘇醒喚起了公民意識的蘇醒,權利意識正向公民意識提升。 

亞洲的中國、日本、韓國,歐洲的德國,長期保持著群體意識壓抑個人意識的文化傳統。而東方國家大多強調集體價值,個人價值長期被集體價值所泯滅。特別是中共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更將個人價值踐踏蹂躪得體無完膚。所以,權利意識的覺醒,往往是個人價值得以彰顯的前奏。 

在中國幾千年的封建社會中,封建統治者提倡的社會楷模是狗,是“義犬”。狗這種社會楷模,是封建制度下小農經濟的產物。是封建時代占統治地位的社會意識。狗的特點,是對自己的主人千依百順。“兒不嫌母醜,狗不嫌家貧。”主人踢了一腳,不僅不能有半點怨恨,而且要搖頭擺尾,以表示衷心擁護至高無上的主人的“打是心疼罵是愛”。而對於主人的敵人,或對於一切威脅主人的安危的力量,則要奮不顧身,舍己救主,赴湯蹈火,死而後已。在狗的心目中,主人是自己的存在。主人是自己的一切。狗和主人的關係,反映了封建主與農民的關係,即奴從關係。 

在中國原始資本的積累的時期,社會楷模有了新的變化——人們不再提倡“義犬”。而提倡當牛做馬。君不見“張家駒”、“李家駒”、“牛萬里”、“馬萬里”。君不見“伯樂識千里馬”。君不見“我吃進去的是草,擠出來的是奶。”(魯迅語)君不見“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魯迅語)牛和馬的特點,是需求極少,貢獻極多。這種社會楷模反映了資本的原始積累時代資本家與勞動者之間的關係,即剝削關係。 

到了中共自吹為“社會主義”實為社會法西斯主義時代,中國提倡的社會楷模從封建時代的“狗”和原始資本積累時代的“牛馬”演變為“螺絲釘”,而且要“永不生銹”。“狗”尚和主人有一種情感關係,牛馬生存的價值尚且得主人的承認,尚且還有所需求——哪怕是可憐的需求——吃草。而“螺絲釘”被主人擰到哪里,就要一動不動終生呆在那裏,不僅不准吃喝行動,而且還要“永不生銹”。“螺絲釘”連牛馬吃草的權利都要被剝奪了,連狗和主人的一絲溫馨都已喪失了。留下來的只是“擰緊”,承受壓力和風雨。這種社會楷模反映了獨裁者與人民的關係,即專政關係。 

七十年代初期,中國推出了一個叫做“杜鵑山”的“樣板戲”。在這個“樣板戲”中有這樣一句唱詞:“我們不做牛馬要做人”。我們不去談這個“樣板戲”的內容如何荒謬絕倫,也不去談這個“樣板戲”的形式如何粗糙低劣。但這句唱詞借“樣板戲”的形式出現,不能不說是在毛澤東法西斯暴政重壓下的知識份子的一種智慧。這種智慧是一種訊號:一場不可阻擋的人權革命即將來臨。果然不久,就出現了爭民主,反暴政的“四五運動”。尽管“四五”運動打著紅旗,打的是追悼周恩來的旗號,但其內涵是人的價值的覺醒,是人權意識在特定的歷史條件下的反映。 

但是,中國的傳統文化並不是完全向群體價值一邊傾斜。中國傳統文化也沒有完全無視人的基本權利。“天生一根茅草,就有一滴露水”,就是中國人最原始,也是最生動的權利要求。 

改革開放後,中國的經濟有了很大發展。但經濟發展的成果被極少數人巧取豪奪。大多數人在中國的經濟發展中沒有得到任何好處,反而失去了個人的職業,家庭的幸福。中共極不合理地將社會轉型的成本,完全轉移到這些無辜又無助的草根階層身上。露水沒有了,茅草還活得下去嗎?在某种意義上說,中共對人民的欺淩和壓榨,從反面喚醒了人民的權利意識,而中國民主運動的存在,這是從正面催化了中國人民權利意識的成熟。  

三、維權運動與民主運動 

中國民主運動與中國維權運動幾乎都是共生的。一般來講,人民都是從切身利益出發,提出一些經濟要求。但這些經濟要求不可能完全達到。而不能完全達到的根本原因是中共的專制體制。因此,人們就會把目標轉移到中共身上。經濟要求催生了政治要求。政治要求中最重要的就是人權要求,民主要求,自由要求。而這些要求既是權利意識蘇醒的結果,也是進一步喚醒權利意識的原因。可以說,民主運動推動了維權運動,維權運動壯大了民主運動。 

在當今維權運動中,中國人民已經不再是僅僅維護個人的權利,在中共的專制體制下,靠個人的力量也很難達到維權的目標。因此,中國人民在維護個人的權利的時候,懂得了必須維護他人的權利,尊重他人的權利。懂得建立一個公平的遊戲規則是維護個人權利的必須,懂得了中共這一套遊戲規則的不合理,不公平。在這裡,權利意識已經催生了公民意識。 

在當今維權運動中,中國人民已經在懂得了運用法律手段來維護自己的權益。中國社會是一個保持長期的人治傳統的社會,是一個缺乏法治意識的社會。當今中國,不但需要迫切民主,同樣需要迫切法治。中國社會要從一個專制社會轉型到民主社會,不論在轉型期,還是在民主社會建立後,中國人民的公民意識,法制意識的提升非常重要。如果人民只有權利意識,而沒有法制意識,公民意識,社會也會亂了套。 

所以,當今的中國民主運動的一個最要任務,就是要不斷地推動維權運動,提升維權運動,就是要在維權運動中催化法制意識及公民意識的產生。

中國人民通過維權運動和民主運動進行自我教育,這是建立一個高品質的民主社會所必需的。 

謝謝大家。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三日

 
Add to: JBookmarks Add to: Facebook Add to: Windows Live Add to: Yahoo Add to: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