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党 - Chinese Labour Party

自由,公正,互助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Home 方圆文集 谈“永不生锈的螺丝钉”

谈“永不生锈的螺丝钉”

谈“永不生锈的螺丝钉”

 方 圆 

 

最近,处在政治危机和经济危机中的李鹏政府,祭起“艰苦奋斗”的破旗,重招“雷锋叔叔”的亡灵,妄图从社会法西斯主义的垃圾堆中寻找精神武器,以度过难关。 独夫民贼毛泽东号召大陆人民“学习雷锋”,核心是学习雷锋“做一个永不生锈的螺丝钉”。今天,顽固派要夺回改良派手中的权力,同样号召大陆人民做一颗“永不生锈的螺丝钉”。“永不生锈的螺丝钉”,成了一切中共顽固派顶礼膜拜的社会楷模。 

为什么中共内部的复辟势力抬头的时候,都要把“永不生锈的螺丝钉”当成社会楷模呢?针对这一奇特的社会现象,有必要剖析一下“永不生锈的螺丝钉”。 

从“养犬救主”谈起 

在中国几千年的封建社会中,封建统治者提倡的社会楷模是狗,是“义犬”。封建帝王把狗当成社会楷模,不论是有意识抑或是无意识,都是封建制度下小农经济的产物。都是封建时代占统治地位的社会意识。狗的特点,是对自己的主人千依百顺。“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主人踢了一脚,不仅不能有半点怨恨,而且要摇头摆尾,以表示衷心拥护至高无上的主人的“打是心疼骂是爱”。而对于主人的敌人,或对于一切威胁主人的安危的力量,则要奋不顾身,舍己救主,赴汤蹈火,死而后已。在狗的心目中,主人是自己的存在。主人是自己的一切。主人是自己的上帝。而封建帝王和子民的关系,在封建统治者的心目中,同样是狗和主人的关系。狗这种社会楷模,集中地反映了封建社会的经济架构和社会意识。反映了封建时代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基本关系——奴从关系。 

到了帝国主义列强用大炮教训至大至尊的皇帝的封建社会晚期,随着产业革命的影响和中国社会转型期的原始资本的积累,社会楷模有了新的转化——人们不再提倡“义犬”。而提倡当牛做马。君不见“张家驹”、“李家驹”、“牛万里”、“马万里”。君不见“伯乐识千里马”。君不见“我吃进去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鲁迅语)君不见“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鲁迅语)牛和马的特点,是需求极少,贡献极多。牛和马这种社会楷模,反映了资本的原始积累时代要求人们消耗少,创造多的经济架构和社会意识。反映了资本积累初期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基本关系——剥削关系。 

到了毛泽东自吹为“社会主义”实为社会法西斯主义时代,大陆提倡的社会楷模从封建时代的“狗”和原始资本积累时代的“牛马”演变为“螺丝钉”,而且要“永不生锈”。“狗”尚和主人有一种脉脉的温情,牛马主人也有一层淡淡的依恋.不论是狗儿还是牛马,它们生存的价值尚且得主人的承认,尚且还有所需求,哪怕是可怜的需求。而“螺丝钉”被主人拧到哪里,就要一动不动终生呆在那里,不仅不准吃喝行动,而且还要“永不生锈”。“螺丝钉”连牛马吃草的权利都要被剥夺了,连狗和主人的一丝温馨都已丧失了。留下来的只是“拧紧”,承受压力和风雨。如果说狗与主人的关系反映了封建地主和农民的关系即依附关系,牛马与主人的关系反映了不劳而获者和劳动者的关系即剥削关系,那末,“螺丝钉” 这种社会楷模,反映了共产党与人民的的基本关系——专政关系。 

我们不做牛马要做人 

在大陆十年内乱的后期,出现了一个叫做“杜鹃山”的“样板戏”。在这个“样板戏”中有这样一句唱词:“我们不做牛马要做人”。我们不去谈这个“样板戏”的内容如何荒谬绝伦,也不去谈这个“样板戏”的形式如何粗糙低劣。但这句唱词借“样板戏”的形式出现,不能不说是在毛泽东法西斯暴政重压下的知识分子的一种智慧。这种智慧是一种讯号:一场不可阻挡的人权革命即将来临。果然不久,就出现了争民主,反暴政的“四五运动”。 尽管“四五”运动还有缺陷,但其内涵是人的价值的觉醒,是人权意识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的反映。 

大陆的社会不论中共如何封锁,但中共封锁不了历史的进程,封锁不了岁月的流逝,铁幕内部孕育的民主要求,基于一个任何力量也改变不了的现实——铁幕内部生活着的活生生的人,会哭会笑,能吃能活的有感情的人。而不是狗,也不是牛马,更不是“永不生锈的螺丝钉”。更何况,哪怕是一个极度封闭的社会,也是存在于国际环境中的。所以,大陆社会进入了八十年代,自然会有代表八十年代的最强音——人权的呼声在十亿神州响起。这是任何人也封锁不了,也阻挡不了大陆社会的历史要求。 

大陆社会进入了八十年代,人们的价值观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人们不愿意当“义犬”,也不愿做牛马,更不愿当不吃不喝不行不动的“永不生锈的螺丝钉”。人就是人。人就是顶天立地地,有情感,有思想的人。在人类社会的发展过程中,人类智慧的异化形成了诸如狗、牛马、螺丝钉这样的社会楷模。今天,人类社会的发展使人性复归,或称人性复苏。人在自己的存在中认识了自己的价值。人不再从异化的自然形态和社会形态中去找自己的存在,而在自己存在的现实中去寻找和实现自己的存在。而这种存在的价值,在于天赋人权的实现。人们终于意识到自己是区别于兽的能不断自我完善的主体。 

大陆社会进化到了这种程度,哪怕觉悟了的仅是一部分人,哪怕这一部分的力量还那么弱小,但是,这种历史进程中的弱小也不是貌似强大的中共专制能阻挡的。如果说初春的阳光暂时还是融解不完严冬的坚冰,但严冬坚冰却抵挡不了春天的来临。 

民主和稳定并不是互相对立的概念 

中共当权派一再宣称“人权不能当饭吃”。“要求民主会破坏稳定”。在中共当权派口中,要吃饭就不要争人权。要稳定就不要争民主。须知吃饭也是人权的主要构成部分。人权包括了人的生存权和政治权。人自从呱呱坠地的那一瞬起,天赋的生命就应该得到人类社会的承认和尊重。生命为了持续下去,理所当然地要保证生存权、哺育权、教育权、劳动权、消费权。人是社会性的生灵,人要参与社会活动,理所当然地要保证他参与社会活动的权利即思想、言论、行动、迁移、集会、结社、游行、示威、选举的自由权,或曰民主权。 

任何社会的稳定,无意是两种基础上的稳定——一种是通过暴力和专制的手段,一部分人强迫另一部分人服从自己的意志的稳定。这是一种暂时的、虚假的稳定。随着另一部分人的力量的增长,这种平衡很快打破。稳定也随之不再稳定。另一种稳定是建立在互相尊重彼此的权益基础上亦即民主的基础上的稳定。这是人们为了人类的共同利益,互相协调,求大同,存小异。这种稳定才是长期的、真正的稳定。

公正的社会秩序是建立在民主的基础上的文明。所以,中共把大陆人民理性的民主要求和社会稳定对立起来,只会造成大陆社会的不稳定。 

任何一个爱中国的人都希望大陆的社会稳定。都希望大陆人民能在稳定的社会环境中不断改善生活。提出理性的民主要求,提高自觉的参政意识,维护自己的天赋人权。更希望大陆的社会在稳定中加快民主进程,取得改革的成功。不能因为大陆的落后再把强人政治亦即强权政治强加给进步中的大陆人民。

如果还要复辟“大树特树毛泽东思想的绝对权威”的法西斯传统,八十年代的大陆人民还会甘当“永不生锈的螺丝钉”吗?这里,我们不妨套用暴君毛泽东的一句话:“倒退是没有出路的。” 

(原载于《香港时报》,一九八九年四、五月间)

 

 
Add to: JBookmarks Add to: Facebook Add to: Windows Live Add to: Yahoo Add to: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