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党 - Chinese Labour Party

自由,公正,互助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Home 文革研究 毛主义的实质是“追求人民真正当家作主的平等理想”吗?

毛主义的实质是“追求人民真正当家作主的平等理想”吗?

毛主义的实质是

“追求人民真正当家作主的平等理想”吗?

方圆  

   

闲话先生在《必须理解毛主义的实质,才能打真老虎》一文中说:“毛主义的实质是什么呢?就是以周期性的群众造反运动来反对中共官僚的特权,追求人民真正当家作主的平等理想。

根据上下文和闲话先生的主题来推断,笔者认为,闲话先生的“毛主义”,应当专指毛发动文革的主张,或说是“毛文革”的另一个不准确的说法,而不是指广泛意义上的“毛主义”。因为广泛意义上的“毛主义”有相当多的内容,其中应当包括毛的哲学思想、政治思想和军事思想,绝不仅仅单指毛发动文革的思想,即“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也就是闲话先生文中的“就是以周期性的群众造反运动来反对中共官僚的特权,追求人民真正当家作主的平等理想。

笔者这样说明的意思,是想搞清楚闲话先生的本意,避免不必要的误解及因误解造成的无解。所以,笔者先谈谈“毛文革”(注意,不是“毛主义”)是不是确如闲话先生所言那样具有理想主义的色彩。

毛的确说过,他发动文革的目的是“全面地、公开地由下而上地发动广大群众来揭发我们的黑暗面”,毛也说过,“现在的文化大革命仅仅是第一次,以后还必然要进行多次”。毛更进一步指出,“民主革命后工人、贫下中农没有停止过,他们要革命,而一部分党员却不想前进了,有些人后退了,反对革命了,为什么呢?作了大官了,要保护大官们的利益,一百年后要不要革命,一千年后要不要革命,总是要革命的,总是一部分人觉得受压,小官、学生、工农兵不喜欢大人物压他们,所以他们要革命,一万年以后矛盾就看不见了,怎么看不见呢,看得见的。

笔者认为毛以上的话都说得不错,很动听,很有理想主义的色彩,基本上含有闲话先生叙述的“以周期性的群众造反运动来反对中共官僚的特权,追求人民真正当家作主的平等理想。”的大概意思。笔者这样说,是避免用咬文嚼字的方式去寻找闲话先生转述的“毛主义”中,是否塞进闲话先生自己的意思。

笔者在这里要与闲话先生讨论的是,毛的这些“理想”是否现实现过,这些“理想”是他真实的追求,还是他玩弄的权术?笔者曾经说过,有许多人有一个毛病,就是说得好听,做得难看。也就是心口不一,言行不一,表里不一。毛是有这个毛病的,而且病得不轻。何以见得老人家病得不轻?略举两例说明:

毛在建政前,声嘶力竭地高喊要建立一个民主的“联合政府”。但政权到手后,毛建立的是“无产阶级专政或曰无产阶级独裁”,也就是建立了中共一党专政或曰中共的一党独裁。“无产阶级”这个修饰语或曰这块遮羞布无论如何都遮不住肆意强奸民意的毛鸡鸡,如此而已。

再举一例,毛发动第一次文革即“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时候,也曾信誓旦旦地说不扣帽子,不打棍子等等。但是,等那些会错意的贱皮子把矛头指向毛虛君的时候,叶公好龙的毛也只得跟在周恩来邓小平屁股后面把一顶又一顶的“右派”帽子戴在那些相当一部分是拍马屁拍错在马腿上的、有眼无珠的伪独立知识分子,伪自由知识分子的头上。

以上两个例子都可以看到毛是如何玩弄“民主自由平等”游戏的,更可以看到毛是如何心口不一,言行不一,表里不一的。

在毛文革的后期,也就是毛把党天下变为家天下的时候,也就是王洪文这些溜须拍马的伪造反派们“作了大官了,要保护大官们的利益”的时候,毛又何曾“全面地、公开地由下而上地发动广大群众来揭发我们的黑暗面”?此时当家作主的是人民吗?历史告诉我们,此时当家作主的是毛周林一伙,再掺上“人民”的样板砂子王洪文科长、陈永贵支书、郭凤莲铁姑娘等小猫两三只。

所以,用一个人的言论、文字、理论来肯定一个人的本意,特别是检验此人本意中包含的真理性是远远不够的。在这里,笔者将一句讲滥了的话“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修正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重要工具”。这样修正,是因为实践就算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但至少是“重要工具”吧。

当年邓小平放出何长工等人大喊““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证明老邓早就懂得了只有用“实践”这个照妖镜,才能照出毛老人家掩盖在理想主义光辉下的机会主义嘴脸。邓公与毛公打了几十年交道,且为同道同志,深知毛的特点。遗憾的是邓没有彻底批毛,才有今天这样不死不活的局面,也使邓的历史评价和历史定位大大地贬值。

现在,谈谈普遍意义上也就是广义的“毛主义”。

笔者曾经说过“毛主义”里面有些好东西,这里略谈一二。如联合政府的民主思想(可惜没有实现过),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自由思想(可惜干了一半又反悔),统一战线的宽宏大量(可惜一阔脸就变,所砍头甚多),十个指头弹钢琴的工作方法(如果如此实行就不会变成孤家寡人)。

但“毛主义”中的坏东西比好东西多得太多。举其要者,如煽动仇恨的阶级斗争理论,如制造动乱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如为腹诽罪提供根据的无产阶级实行全面专政的理论,如把中华民族的奴性发扬光大的“永不生锈的螺丝钉”,等等,等等,真可谓“罄竹难书”。

最后,谈谈笔者多年“学习毛主席著作”的体会。毛主义,也就是所谓“毛泽东思想”的实质,可以用三句话来概括:

毛的哲学思想是“矫枉必须过正,不过正不能矫枉”(中共一切极左思潮,一切极端行动的总根源),毛的政治思想是“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中共进行暴力革命及一党专政的总根源),毛的军事思想是“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牺牲民族利益换取政党利益,投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之机发展壮大的总根源)。

毛主义,这个祸害中国人民近一个世纪的水泊梁山凉拌祝家庄,再加上莫斯科夹生饭的优生杂种,是应当梳理和清算了。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五日,堪培拉

    附:闲话《必须理解毛主义的实质,才能打真老虎》

    造反运动是不是能导致民主自由的秩序?这里必须区分两个层次,一是以毛思想为旗帜的造反运动,我认为不可能,二是民间的造反运动,我认为也很难。

    民主自由秩序必须建立在另一套社会理论之上。造反运动可能会转化成对民主自由秩序的追求,但它本身确实无法导致民主自由的秩序。武振荣的观点过分强调了民间造反运动与民主自由秩序之间的相合性。我认为运动本身与运动的效果,两者要作适当的区分。

    那么,毛的造反运动,以及民间带有异端色彩的造反运动,是不是带有民主自由的因素与符号?我认为绝对有。真是这些因素与符号,是不容否定的人民性,也是不容否认的民主自由因素。

    毛主义的实质是什么呢?就是以周期性的群众造反运动来反对中共官僚的特权,追求人民真正当家作主的平等理想。

    这个理想我认为是正确的,是符合民主自由的观念的,但他的手段完全错了。因为他的造反运动没有以人权为追求目标,最终导致的是所有人的权利丧失。

    现在反毛的人,包括当政者与自由派,都没有抓住毛主义的这个实质,完全陷入对毛个人品质的宗教道德化判断,眼光非常短浅。他们在否定毛的手段时,把毛的理想也一起否定了。但我要问一句:如果人民就是暴民,民主又何从谈起。如果蔑视人民,何必追求民主?

    我们这些赞成“文革人民性”的人,非常矛盾,也非常容易受攻击。因为我们认识到毛主义是不会导致民主自由秩序的。但我们又理解到毛主义的部分合理性,而且惧怕对这个毛主义合理性的遗忘而导致毛主义的真正复辟。

    中国已经出现了毛主义的部分复辟,这在最近关于改革的一系列争论中明显表现出来了。民众与精英的对立,已经是一种立场与价值的对立。精英的观念无法抓住民众,相反导致民众的大批判。对于精英们(特别是经济学家)的攻击已经不是理性的讨论,而是一种情绪化的声讨。民众可能没有什么理论,但民众体会出精英主义立场的反人民大众性。新左派们在大学的讲坛上广受欢迎,以民众的代表发言,鼓动民众情绪。

    如果这一情绪受到高层某一派的鼓励,可以设想,一场对精英的全面反攻倒算必然来到(不要以为民众会理性,群众运动有其自身的逻辑,只会越来越激进。文革式的批斗会又会重现)。官僚阶层、私有企业主阶层、商人阶层、知识阶层可能都是攻击的目标。媒体把中国官僚的腐败一公布,一场没有人权法制的杀贪官运动肯定在全国展开,这与民主自由秩序相去甚远,而且反市场的情绪,最结使中国回复到高度统制的经济中。而人们一旦丧失市场经济创造出来的经济自由,政治自由与人身自由也会很快丧失。

    这就是一个可怕的,我们不愿看到的中国的可能前景之一。毛主义复辟将是中国的灾难,人民在其中将失去更多的利益,最后必然会表现出反人民的本质。

    民主自由的秩序是惟一能化解民众怨恨情绪的有效方式,我们督促中共进行政治改革的目的,就是要它正视民众的怨恨情绪,避免毛主义复辟的大灾难。


此文于20070619日做了修改

 

 
Add to: JBookmarks Add to: Facebook Add to: Windows Live Add to: Yahoo Add to: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