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党 - Chinese Labour Party

自由,公正,互助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Home 方圆文集 一中兩國”:兩岸關係解套的新構想

一中兩國”:兩岸關係解套的新構想

一中两國:兩岸關係解套的新構想

——在美國布朗大學中美台和平論壇的講演

 

方圓

 

主持人,各位來賓,各位先進: 

 首先感謝布朗大學沃森國際研究所給我們提供了這個寶貴的發言機會。在參加會議前,我先行到了紐約,與薛偉兄談及為這次會議預備的發言。薛偉兄一聼到“一中兩 國”四個字,立即一面聼一面四處尋找一份什麼東西,我當時心中尚有不快,心想可能是我的議題提不起薛偉兄的興趣吧。沒想到薛偉兄找出的是一份尚未發表的稿 件,遞給我一看,原來薛偉兄同樣也有“一中兩國”的構想。我給薛偉兄開玩笑:你這篇文章幸好沒有發表,要不然人家會說我拾你的牙慧。以後在與國凱兄討論 時,國凱兄也有同樣的想法。我在澳洲,國凱兄和薛偉兄在美國,遠隔重洋,之所以有相同的見解,説明了不同人們對同一客觀事實的認知,只要不去刻意迴避或歪 曲,必然是一致的,就如同今天主持會議的文立兄,在各位的眼中必然是一身筆挺的西裝,而不是一襲皇帝的新衣。對文立兄不敬,請諒解。下面是我的講演内容: 

 一、“一中兩國”是美中台都不願意承認卻去維持的現狀 

在海峽兩岸的關係上,經常聽到的是一句話,或是說是一種提法,那就是“維持現狀”。海峽兩岸的“現狀”是什麼?筆者認為,海峽兩岸的現狀可以表述如下: 

因爲歷史的不幸,中華民族分裂為共享主權,分享治權的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雙方至今沒有結束戰爭狀態。 

所謂“維持現狀”,就是維持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繼續對峙的戰爭狀況。 

吊詭的是,認爲“維持現狀是最佳選擇”的美中台三方政府,又不願承認這個他們努力維持的“現狀”。也就是說,臺灣官方不承認“一中”,大陸官方不承認“兩國”,美國官方表面承認“一中”,暗中默許“兩國”。 

這種“維持現狀”又不承認現狀會導致什麽結果?那就是大陸官方為了維持“一中”不惜動用武力,臺灣官方為了維持“兩國”也不惜動用武力,美國官方為了維持這個她不承認的“現狀”也不惜動用武力。美中台三方在海峽兩岸的交集點祇有一個:不惜動用武力。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劍拔弩張。這種對“一中兩國”的現狀不承認又維持的認知,基於這種認知產生的不惜動用武力的政策,使三方處於戰爭的邊緣。 

所以,對事實的正確認知,也就是對現狀的客觀承認,纔是防止戰爭,謀求和平的理性思維,正確思維。 

請大家注意,我上面的發言中,非常強調一個詞:“官方”。也就是說,這三邊官方對海峽兩岸的不惜動用武力的錯誤決策,不一定得到三方民間認可。作爲民間力量的一分子,明確表達的意見就是堅決反對官方的戰爭政策。或是說官方不惜動武,民間渴望和平。

二、“一中兩國”辯析 

“一中兩國”的“一中”,指的是一個中華民族。“一中兩國”的“兩國”,指的是同源於中華民族的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 

大陸官方詞彙中的“一中”,過去相當長一段時間,指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目前,大陸官方詞彙中的“一中”,指的是“一個中國”。這個“中國”既包括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也包括了中華民國。換句話說,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而中華民國也是中國。 

臺灣官方詞彙中的“一中”,在國民黨執政期間,指的是中華民國在目前民進黨執政期間,“一中”指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也就是說,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而中華民國不是中國。 

海峽兩岸官方對“一中”的認知與解釋完全不同,並隨著執政者變化而變化。上個世紀的九二會談中曾出現過對“一中”的“各自表述”。在打字的時候,由於中文發 音相同,在打“各自表述”的時候,出現的是“擱置表述”。在海峽兩岸的關係中,近來有一個經常出現的詞彙:“擱置主權”。看來,擱置主權是很困難的,但擱 置表述應當是可能的,為了海峽兩岸人民的和平與福祉,如果海峽兩岸都將“一中”定義為“一個中華民族”,這不僅是對歷史的承認,也是對現狀的承認,更最要 的是,這是對目前緊綳著的兩岸關係解套的一種理性正確的新思維。 

當然,曾有某些理論家對“中華民族”予以否認。他們認爲“中華民族”是不存在的,他們認爲生活在中國土地上的五十六個民族不能稱爲“中華民族”,只能是漢族稱漢族,苗族稱苗族,羌族稱羌族,滿族稱滿族,維族稱維族,蒙族誠蒙族,藏族稱藏族,等等,等等。 

也有某些理論家們在竭力否認“中華民族”的時候,卻去努力打造一個“臺灣民族”。那我們不能不問,你們可以把居住在臺灣地區的不同族群,基於共同的文化流源與生活環境而稱爲“臺灣民族”,我們爲何不能以同樣的理由把生活在中國領域内的不同族群,基於共同的文化流源與生活環境而稱爲“中華民族”?如果說“中華民族”不存在,同理,“臺灣民族”也不存在。甚至於“美利堅民族”也不存在,“法蘭西民族”也不存在,等等。不過,理論歸理論,事實歸事實歷史歸歷史。中華民族不會因某些理論家的否認而消失就像中華民國不會因某些政治家的否認而消失一樣。 

筆者認爲,如果臺灣官方把“一中”不定義為“一個中國”,而定義為“一個中華民族”,承認自己是中華民族的一部分,有何不對?有何不好?這樣不僅可以產生清晰明朗的兩岸政策,也可使島內的族群紛爭歸於平息,使島內的國家認同歸於一致。 

筆者居住的澳大利亞現 在與紐西蘭就是同一民族的兩個國家,過去也曾分分合合,但一直處於骨肉相連的姐妹關係。南韓與北韓也是同一民族的兩個國家,過去曾經長時間對峙戰爭,現在 同一民族的紐帶使兩個韓國能夠理性地討論未來。人家能,我們爲何不能?為什麽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不能是同一民族的兩個國家? 

大陸官方長期以來不承認“兩國”有兩個原因。第一個原因來源於大陸官方的認知。大陸官方一直強調,海峽兩岸現狀的形成,與兩德、兩韓、澳紐等等的歷史不同,不能用相同的方法處理不同的國情。第二個原因是擔心承認“兩國”,就將使中國永遠一分爲二,成爲民族的罪人。 

對第一個原因,雖然中華民族分裂成兩個國家的原因與其他民族、其他國家不同,但結果是一樣。我們必要正視這個分裂的事實。我們要問,如果一種藥物可以治療不 同的疾病,我們會不會因爲疾病不同而放棄使用同一藥物?祇要有利於中華民族的和平、福祉與進步,不同的國情完全可以使用相同的方法。

對第二個原因,不要一提到“國”就非常忌諱,中華民族的歷史上就存在過在同一民族兩個國家、三個國家甚至多個國家的經歷,但中華民族並未因此而分裂。

對於現實的的正視與承認,不等于對現實的滿意與認可。

這裡最要的是“現實”不等同“未來”。承認現實往往是改變現實的開始。承認分裂的現實,不等於放棄追求統一的未來。互相承認的兩德,祇要時機來臨,現在不也是統一了嗎?  

剛才談了“一中兩國”。現在談談“一中兩國”與“兩個中國”有何不同。“一中兩國”分兩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是中華民國與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交戰的階段。這一階段的雙方通過戰爭手段爭奪主權,一方要消滅一方。

第二個階段是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峙的階段。在這一階段的早期,某些人有“兩個中國”的構想。他們主張的“兩個中國”,指的是兩個主權分割的國家。我們主張的“一中兩國”是指共享主權的兩個國家。

共享主權與分割主權有著本質上的不同,是“一中兩國”與“兩個中國”本質上的區別。 

其實,主權分割也並不是不可以討論但不能一方強迫一方也不能在某一方的內部,一部分人強迫另一部分人。要講道理,要大家商量。大家同意分割,就分割,如澳紐。大家同意統一,就統一,如兩德。 

但是,海峽兩岸的現狀,是一邊初嚐民主一邊急待民主,現在去談兩岸的前途,談得通嗎?所以,海峽兩岸的分合問題,必須在兩邊都民主化特別是中國大陸的民主化後,才能心平氣和理性討論。而對兩岸關係的理性思維與正確認知,將對推進中國民主化有著極爲重大的意義,因爲理性往往是接受民主的前奏。 

三、美中台如何承認“一中兩國”的現實?

“一中兩國”,是不是要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中華民國正式互相承認?中華民國早就單方面在國際上承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但要中華人民共和國目前在國際上公開正式承認中華民國,大家都知道很困難。 

承認“一中兩國”的現實,最好的辦法,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中華民國,立即無條件簽訂中止戰爭狀況的協議,或稱兩岸和平協議。同時,美國與臺灣,立即無條件廢止台灣關係法。因爲兩岸中止戰爭狀況協議的簽訂,使兩岸和平得到確實的保障,為了防止戰爭的台灣關係法就失去了存在的價值與意義。 

因此,筆者希望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導人及智庫與中華民國的領導人及智庫,認真研究“一中兩國”的構想,盡可能快地派出代表就中止戰爭狀況的協議進行商談。 

如果大陸方面把商談安排在臺灣二零零八年大選後,必須正視的是,新的當選者如果要得到人民的授權承認“一中”,這個“一中”想必是“一個中華民族”的“一 中”。更重要的是,新的當選者在承認“一中”的時候,必然堅持“兩國”。因爲新的當選者如果不以中華民國的名分來處理兩岸關係,或是說在處理兩岸關係的時 候,中華民國的國格受到傷害,不論執政者是藍是綠還是紫,臺灣人民都不會答應。再説,兩岸和平協議需要兩岸的政府,也就是中華民國政府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 府來簽訂。如果兩岸和平協議不由兩岸政府來簽訂,有效力嗎?  

所以,兩岸和平協議的簽訂必須是得到兩岸人民授權的的政府行爲必須是兩岸人民及兩岸政府,即中華民國的人民和政府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民和政府之間的諒解與信任,也就是對“一中兩國”的現狀的理性認知與客觀承認。 

至於美國,隨著兩岸和平協議的簽立與台灣關係法的廢止,中美兩國之間的猜忌將從根本上消除。中美之間的核心利益都得到保證。中美之間一定會發展出一種與現在大不相同的真誠友好合作的關係。一個走向民主化的中國對美國是沒有任何威脅的。

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兩岸中止戰爭狀況協議的簽訂之時,就是一種互相承認、互相尊重與互相信任。在此基礎上,什麼都好談,什麼都好辦,因爲大家都是理性的。

如果大陸官方能夠理性思維,那理性思維必然帶來正確決策。 一個理性的政府,她的正確決策不可能僅限於兩岸關係。她的正確決策也可能包含接受民間對民主改革的強烈要求,這也是兩岸和平的必要條件。

有人會問,如果這個政府不接受民主改革的要求怎麼辦?那就是“政府如何對待人民,人民也如何對待政府”。中國歷史的發展無論如何也容納不下一個毫無理性的暴政了。

如果兩岸和平協議簽訂後,誰破壞這個海峽兩岸共生共榮,也是確保亞太安定與世界和平的協議,不僅海峽兩岸全民共討之,也會受到全人類的譴責與懲罰。這與美國 現在僅憑自己一國的力量(儘管這個力量相當強大),用一個不倫不類的國內法來規範台美關係並嚴重影響中美關係,比起美國某些勢力以扶持日本軍國主義來遏制 中國的愚蠢企圖,真是不可同日而語,無法比較。因爲日本軍國主義的復活不僅會給日本人民和亞洲人民帶來災難,最終也會傷害美國美國人民應當不會忘記日軍偷襲珍珠港的慘痛教訓。而飽受日本軍國主義侵略之苦的中華民族,儘管現在分裂為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也決不會坐視歷史重演。 

所以,美國如果願意負起自己維護世界和平與正義的國際責任,美國如果願意實現自己推進民主自由的崇高理想與價值,美國如果願意發展美中台人民的傳統友誼,特 別是基於美國牛仔的質樸、善良、勇敢與現實,應當認知“一中兩國”的理性思維並承認“一中兩國”的客觀現實,並作出相應的正確決策。 

   

中國大陸的民間力量,是推動社會進步的健康力量。我們對“一中兩國”的認知與構想,目的是希望美中台三邊官方能聽到民間的呼聲。我們對“一中兩國”的認知與構想,目的是希望美中台三邊官方放棄戰爭政策,因爲在戰爭中受到傷害最大的是美中台的人民群衆。 

中國大陸的民間力量,是促進兩岸和解的健康力量。在適當的時候,我們將草擬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結束戰爭狀態的協議,也即是兩岸和平協議,提供給美中台三邊官方,以表達我們對兩岸和平的意見和主張。 

中國大陸的民間力量,是維護世界和平的健康力量。我們認識到,和平可以帶來民主,民主必然確保和平。

中國的國父孫中山先生臨終時的囑咐是“和平民主救中國”我們期盼和平與民主早日來臨,使我們這個多災多難的民族的悲情早日得以結束,也使人類對戰爭的憂慮與恐懼早日得以消除。 

我的發言完了,謝謝大家。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四日,羅德島

 

 

 

 



    

 

 

 

 
Add to: JBookmarks Add to: Facebook Add to: Windows Live Add to: Yahoo Add to: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