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党 - Chinese Labour Party

自由,公正,互助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Home 历史资料 中国工党 关于王炳章博士一行遇险事件的声明

中国工党 关于王炳章博士一行遇险事件的声明

 

中国工党

 

关于王炳章博士一行

 

遇险事件的声明

 

一、 越南政府于八月十五日正式公布了对王炳章、岳武、张琦行踪的调查结果:王炳章一行于六月十六日进入越南,访问了河内、广宁后,在六月二十六日离开广宁,不 知去向。这一调查结果与本党在七月二十二日发布的“关于王炳章博士、岳武副主席及张琦女士遇险的紧急通告”中所公布的情况相符。中国工党希望越南政府加紧 跟进这一调查工作,查明王炳章一行离开与中国接壤的广宁后的确实情况。这对于保护在贵国的旅行者的生命安全发展贵国的旅游事业、提高贵国的国际声望和信 誉,是至关重要的。

二、 对于在王炳章一行遇险事件中,大力参与营救和调查工作的各国政府,人权组织、新闻媒体、民间团体、志士仁人,其中特别是美国政府、法国政府、以及美联社、 路透社、法新社、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大赦国际等,中国工党表示由衷感谢。中国工党希望美国政府和法国政府及各国人权组织、新闻媒体、民间团体、志士 仁人,基于维护人权的立场,继续发挥他们巨大的影响力,对王炳章博士一行脱离险境作出贡献。

三、 对于在王炳章一行遇险事件中,大力参与营救和调查工作的中国民运组织,其中特别是自由中国运动、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民联阵自民党、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 心、中国廉政观察、大参考等,中国工党表示极为感谢。中国工党认为,中国民运组织,不论政治观点的异同,在营救反对一党专政的战友这一点上,应无岐见。大 家应为在中国实现民主宪政,为王炳章一行早日平安归来,也是为中国民主运动的参与者的整体安全,做出应有的努力。

四、本党发布“关于王炳章博士、岳武副主席及张琦女士遇险的紧急通告”后的当天,石磊发布了一个“中国民主正义党海外总部就王炳章一行被捕消息的声明”:

2002722日,中国工党发出一份《紧急通告》称王炳章、岳武和张琦在中国大陆被捕并要求中共当局放人。中国民主正义党海外总部郑重否认王炳章一行已经遭到中共当局逮捕(或变相逮捕)的消息。中国民主正义党海外总部暂时对王炳章一行的活动情况不方便予以评论。”

看到这份声明后,方圆主席立即与石磊通了电话。在电话中,石磊告知方圆,王炳章一行平安无事,现在缅甸。方圆征得石磊同意后,将石磊电话告知岳武夫人岳爱玲女士和王炳章女儿王青燕小姐。岳爱玲女士与王青燕小姐当即电询石磊,石磊同样告知她们,王炳章一行现在缅甸。

第二天,石磊等突然改口,不再提王炳章一行在缅甸,而称:“根据我们通过各种渠道所掌握的消息,我们相信以上三位人士在今年626日晚间11时至627日早晨7时之间,在贵国北部某接近越、中边境的地区的城市遭到了非法绑架,或遭到了贵国政府警察的逮捕。”

紧接着,石磊在接受田稻采访中,又称:“我是722日才得知王炳章一行失踪的消息。香港的刘泰先生告诉我说,澳洲的方圆先生认为王炳章一行是偷渡入境中国大陆失踪的。我第一个反应就觉得不对头,我觉得王炳章这个时候不可能偷渡入境中国大陆。”

以后,石磊等又多次发布各种文稿,不断编造谎言。择其要者摘录如下:

1、“王炳章岳武三人明明是在离开中越边境起码也有二百多公里的越南城市失踪”;2、“老王三人确实没有去过越南。”;3、“老王三人在柬埔寨出的事情。”;4、“王炳章三人此行东南亚本来的计划是根据对方提出的要求以及一位“朋友”的中间安排要在越南河内会见中共官方的一个重要人士,并不是计划在金边会见这位人士。”;5、“王炳章等并没有改变行程计划,改变行程计划的是那位中间的朋友6、“相反,与王炳章此行东南亚总共是5个人,其中一个就是上面的这位“朋友”,另一个我们不能公开的人是中国民主正义党港澳基地的秘密人员。该成员一直同王炳章先生保持联系,直到625日,之后他按照行动计划进入中国大陆广西中、越边境,其任务是一旦王炳章见到了要会见的人士并且谈妥了一切之后,这位港澳基地的成员将负责帮助某些其他相关的人员迅速从中越边境离开中国,借道越南然后前往其他国家。”;“方圆被台湾政府安排区巴西定居”;等等,等等。

这些谎言前后矛盾,漏洞百出。但从中可以看出,重点是两个:一是诽谤方圆先生,二是把人们的视线引向越南,以证实他们关于王炳章一行“在贵国北部某接近越、中边境的地区的城市遭到了非法绑架,或遭到了贵国政府警察的逮捕。” 的说法。

特别严重的是,到了越南政府在八月十五日公布了关于王炳章等行踪的初步调查结果后,石磊等公然伪造方圆的讲话“(王炳章)26日最后在河内与方圆通了电话的时间是夜里11点,”并以此为据,编造了一个王炳章一行的“出事地点在河内而不在广宁。”“经秘密查证,王炳章、岳武、张琪三人于624日左右离开河内前往广宁省,可能到过接近中越边境的城镇,并在广宁省过夜,626日晚返回河内,随即失踪。”的谎言。

如 果说在越南政府公布关于王炳章等行踪的初步调查结果前,石磊等编造这些谎言的目的仅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说法正确而不惜诽谤他人的话,也许说得过去。但到了越 南政府公布关于王炳章等行踪的初步调查结果后,石磊等发展到伪造他人讲话去继续误导舆论,混淆视线,就不是简单的“内斗”了。为了以正视听,本党对石磊等 编造的谎言驳斥如下:

1、这一次行动,是王炳章博士安排。而非石磊谎言中所说的“一位朋友中间安排”。方圆先生是应王炳章先之邀,到金边去商谈关于推动国内民运和工潮的发展的一些事宜,同时准备会见一些王炳章先生准备介绍给方圆先生认识的国内朋友,这些朋友,是王炳章先生的朋友,而非方圆先生的朋友。

2、临时改变计划的,不是王炳章先生,也不是方圆先生,而是那些王炳章先生的国内朋友。

3、 参与王炳章这次东南亚之行的,仅有四人,而非五人。其中石磊所说的那位参与王炳章这次东南亚之行的“另一个我们不能公开的人是中国民主正义党港澳基地的秘 密人员”,他授权给方圆先生公布以下事实:他的名字叫陆杰,他不是什麽“港澳基地的秘密人员”,也不存在什麽“港澳基地”。陆杰先生是“王王傅”(即王炳 章、王希哲、傅申奇)为领导时期的正义党港澳分部的主要成员。陆杰先生在这次行动中,。陆杰先生这次没有去过越南,没有去过广西,也没去过其他东南亚国 家,更没有去接应过什麽人,他仅是负责在必要时为方圆与王炳章之间担任联络工作。

4、 陆杰先生表示,他对石磊网站上以“港澳基地”名义发布的“最新消息:“王炳章等从广宁返回河内后失踪”一文毫不知情。如果有谁说他参与此文的拟稿,那是造 谣。正义党港澳分部的另外一位重要成员刘泰先生说,他也不知道有什麽“港澳基地”,也不知道是谁以“港澳基地”发表了那篇“最新消息:王炳章等从广宁返回 河内后失踪”。

5、方圆先生从未“被台湾政府安排区巴西定居”。方圆先生也根本没有在巴西居住过。

五、对于石磊等编造的种种谎言,方圆先生将在适当的时候,继续予以证伪。方圆先生表示,石磊等有权对任何人存疑,但无权对任何人诽谤。在一个民主社会,诽谤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石 磊等的正确做法是,他们怀疑谁,应向美国、法国、越南政府提出证据,而不是在网上制造混乱,编造谎言,误导舆论。这样做,对营救王炳章博士一行不利。如果 他们有何需要方圆先生协助解答的问题,也应直接与方圆先生通电话。更不应要求方圆先生在不适当的时候在网上回答一些足以泄露机密的细节问题。这是从事民运 的朋友们应具备的常识。

方 圆先生表示,正义党是王炳章先生首创的党。在王炳章、王希哲、傅申奇先生领导时期,对推动民运做过不少贡献。正义党与工党,是兄弟党。为了爱惜这个党,更 是为有利于营救王炳章博士一行,方圆先生在前段时期一直保持沉默。现在,真相接近大白,同样是为了爱惜这个党,同样是为了有利于营救王炳章博士一行,不得 不做出以上驳斥。

中国工党不会把石磊等同于正义党。正义党,唯有王炳章博士领导下的正义党,永远是工党的兄弟党。石磊小弟等如果仅是争一个谁的说法正确,那末应当悬岩勒马,停止编造谎言,诽谤他人,把精力用在营救王炳章博士一行的行动上。中国工党欢迎你成为工党的好友,诤友。

中国工党再一次诚挚地请求一切参与民运的朋友,为了营救王炳章博士一行,也是为了自己的安全,更是为了民主大业,团结起来!

 
 
Add to: JBookmarks Add to: Facebook Add to: Windows Live Add to: Yahoo Add to: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