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党 - Chinese Labour Party

自由,公正,互助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Home 工运文献 自由工人运动的先驱……第四章

自由工人运动的先驱……第四章

第四章 全紅總第二次改組和《三家聯合通告》

 

江、周勢力滲入全紅總

在二十六日晚江青接見全紅總的會議上,江青給我們介紹了一位新朋友--李晉暄。李晉暄是中央廣播電臺對內部聽眾聯繫組的臨時雇員。李晉暄帶領中央廣播局五百多名臨時合同工造反,成為中央廣播局毛澤東思想戰鬥團的頭頭之一。因江青直接插手中央廣播局的運動,所以頗為器重李晉暄。當天的會議上,江青直接推薦李晉暄加入全紅總。李晉暄也表示從此中央廣播局的毛澤東思想戰鬥團成為全紅總的一部分。

      十二月二十七日,全紅總召開總部會議,討論總部工作正規化和李晉暄等的職務安排問題。會上,許多未獲江青接見的總部委員把一腔怒火發洩到兩個無辜的人身上——羅運泉、廖閣夫成了眾矢之的。因為他們分管對上聯絡工作,大家以為被接見人員的名單是他二人敲定,認為他們辦事不和大家商量。任我怎樣為他們解釋,大家都聽不進去。加上平時羅廖二人不太合群,在言談舉止中流露出瞧不起別人的意思,他們所分管和全總、勞動部的會談又一拖再拖,大家早有意見,所以一下發出來。由唐靜等四十人聯合提出動議,要求改組總部。

這樣,會議突然轉向,成為全紅總的第二次改組。在改組中,大家採用無記名投票方式重新選舉了五人領導小組的成員。按得票多少的順序,有以下五人當選:我、王振海、李晉暄、金展雲、郝維奇。大家要求我擔任五人領導小組組長,被我堅拒。公開的理由是年齡太小,知識和經驗不足。實際上真正的原因沒有說出來--家庭出身不好,容易成為被攻擊的把柄,造成對組織的損害。在我的堅決拒絕和推薦下,王振海擔任第一把手,我成為王的副手。

      當時改組後的五人小組是這樣分工的:王振海掌握全盤,我則輔助之,我兼管理論、組織和主持日常工作。李晉暄專司和中央文革聯絡和兼管廣播系統的分支組織。金展雲專管國際聯絡(外交)。郝維奇專管對內聯絡和北京分團。

      由我提名,會議批准了以下職務變動:湖南的楊政任保衛部長,湖南的余雲慶任組織部長,貴州的毛勝年任內務部長,貴州的張德明任接待部長,吉林的唐靜(女)任宣傳部長,陝西的韓琳(女)任財務部長,黑龍江的李寶城任聯絡部長。會議決定,由首都三司原向資產階級反動路線猛烈開火誓師大會籌備組負責人史學忠和唐靜、毛勝年三人組成批判臨時合同工雇傭勞動制度誓師大會(即江青指示在人民大會堂召開的那個中型大會)籌備小組。

這裏特別要指出的是李晉暄進入全紅總的領導班子,應是江青插手全紅總的開始。李晉暄本來就是江青欣賞的人,本人也是中共黨員,其夫是中央廣播局的處級幹部,所以和中共高層有一定關係。

首都三司的史學忠等則是不請自來,毛遂自薦協助全紅總籌備大會,他們和江青、周恩來都有密切聯繫,和周的聯繫超過和江的聯繫。所以,不論他們的背景是江還是周,都是中共高層企圖利用、控制全紅總的一枚棋子。至於身為中央文革聯絡員的邵一海,從十二月二十七日開始,更是公開坐陣全紅總指手劃腳,發號施令了。

      此外,需要指出的是進入五人小組的金展雲不是合同工,而是中央廣播電臺對外部的波蘭語組翻譯。他的背景是中央廣播局當時掌權的三人小組負責人之一的李敦白。李敦白是是美國人,延安時期隨美國記者安娜·路易士·斯特朗來到中國,早年加入了中共,一直在中共的要害部門--廣播電臺負責英文廣播。中共很器重他,文革前每逢中共十一五一觀禮,他總是站在毛的旁邊。文革中江青派王力接管中央廣播局,成立三人小組,王力任組長,李敦白任副組長。以後李敦白被中共打成美國間諜,關押至七八年與我幾乎同時釋放。現在李敦白在他的回憶錄《在毛澤東身邊的一千天》中曾不指名的提到全紅總。在英國BBC廣播公司所拍的那部暴露毛澤東性生活的影片中,李敦白是主持人之一,這是後話。

獨立獨行的全紅總

      在大陸文革史家王年一先生的著作《大動亂的年代》(八八年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第一百五十五頁說:

      一九六六年十二月十八日,江青在接見北京大中學校造反派代表時說:現在的合同工制度是劉少奇提倡的他們(王按指中華全國總工會主席、書記)不為工人服務,乾脆讓工人進到樓(王按指中華全國總工會大樓)裏去住,讓他們滾出去,造他們的反。合同工這個東西,一解雇就是資本主義的一套。我們對於壞分子還給他們飯吃,讓他勞動,而合同工一解雇就沒飯吃了,這樣搞培養奴隸主義。這是江青第一次煽動合同工造反。這是在穀牧十二月六日建議中央慎重處理合同工問題後講的。會後(方按,王所指應是所謂十二月十八日的接見會),全紅總佔領了全國總工會大樓和勞動部。

王年一先生在這裏把全紅總封閉勞動部的行動,完全說成了受江青煽動,亦即全紅總是跟著中共高層中毛江一派的指揮棒轉,這是完全不符合歷史事實的一種主觀推斷。

因為在十二月二十六日江青接見全紅總代表前,我們作為全紅總的主要領導人和封閉勞動部的決策者,根本不知道江青有那個王一年所指的十二月十八日接見北京大中學校造反派代表的講話。在十二月二十六日晚江青接見 我 們時,李晉暄提到了江青十二月十八日對中央廣播局毛澤東思想戰鬥團的講話受到有些單位負責人不信任抱懷疑態度時,我們才知道江青在十二月十八日還有一個關於臨時合同工制度的講話。這個講話內容李晉暄等並未正式發表,李晉暄為此還懊悔不已。我們認識李晉暄後,經李口述方知這一講話內容。我們在作出封閉勞動部這一決策時根本不知道江青這個講話。如果知道,我們不一定會冒風險去先封閉勞動部,而是要按江青的指示先進駐全總了。所以說,全紅總封閉勞動部的決策,完全是全紅總的獨立決定,並非受什麼上層主導。

      而《三家聯合通告》的簽定和印發,更是全紅總獨立獨行,不受江青等中共高層利用的鐵證。

江青暗示:炮打周恩來

     《三家聯合通告》即全紅總、勞動部、全國總工會在一九六七年元月二日簽發的《聯合通告》。主要內容是:

經全國紅色勞動者造反總團提議,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部、中華全國總工會協商,聯合作出以下緊急決定:

一、為了保障合同工臨時工外包工等參加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參加生產的權利,一律不得解雇。

二、一九六六年六月一日以後被解雇的合同工臨時工外包工等,必須立即召回本單位,參加運動,參加生產,補發解雇期間的工資。

      三、凡遭受資產階級反動路線迫害的合同工臨時工外包工等,必須當眾恢復名譽,賠償損失,妥善安排,認真處理。

      以上決定,通報全國。

      大約是十二月二十九日,邵一海把我和楊政叫到全總四一六辦公室。這間辦公室是專門給邵一海使用的。邵一海常駐全紅總後,特別注意接近我和楊政。我想是因為我和楊政是全紅總全國總部年齡最小的兩個重要成員--也許在邵一海的心目中,我們這兩個當時才十八歲的毛頭小子,可朔性較強,較幼稚,不成熟,較容易控制吧。

邵一海當時表情沉重地告訴我們:十二月二十六日江青的三條在常委會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沒有通過。常委中阻力很大。我聽後感到頗吃驚。因為我認為當時在中共最高層,一直是毛澤東說了算。怎麼會出現這種毛說了不算的情況呢?我問邵一海:劉鄧不是垮了嗎?彭真不是倒了嗎?為什麼還有人給毛主席唱反調?邵一海沈默片刻,語重心長地說:彭真是倒了。但劉鄧不是那麼容易垮的。前段時期陶鑄不是暗中還在保劉鄧嗎?路線鬥爭錯綜複雜。就是劉鄧陶全部都垮了,阻力仍然存在。不然主席發動文化大革命幹啥?

我聽後自然明白劉鄧陶垮了以後的阻力應該數周恩來了。我為了弄明白邵一海話中之意,故意問:阻力是否來自國務院?

邵一海聽後深深望了我一眼,猛吸香煙。政治經驗老道的邵一海用默認的方法想把矛頭引向周恩來。

楊政則直接提出:既然總理反對毛主席,我們就炮打總理!

邵一海一聽,眼睛都睜大了。他說:炮打總理,你們有這個膽量嗎?

楊政大聲說:沒有?人頭落地,不就是碗口大一個疤?我們怕什麼?說著就要出去,好像馬上就要行動一樣。

邵一海和我幾乎同時出聲叫住楊政。邵一海說:你這樣輕舉妄動還行嗎?現在的提法你要清楚:炮打總理就是炮打無產階級司令部。

說完,邵一海看話已說透,就站起身來準備走。臨走前,他對我說:小周(我當時使用的名字是周牧),你們要多動一下腦筋。克服阻力要想辦法,蠻幹是要吃大虧的。你可以和大家商量,集思廣益,找出一個解決問題的可行辦法,配合中央文革的下一步行動。

邵一海走後,為了搞清江青的真實意圖,我立即打電話給中央文革,是戚本禹接的電話。我問他江青的三條在常委會沒有通過是否真有其事?他肯定地回答是真的。我又問他江青有何指示?他說不太清楚,他要我半小時後再打電話來,他請江青直接聽電話。

半小時後,我和江青直接通話。江青先是問寒問暖,問全總的走資派是不是還在為難我們。我告訴她我們按她的指示進駐全總後,一切順利。還告訴她全紅總第二次改組的情況。最後我問她,常委會通不過三條,各地仍在大量解雇和迫害臨時工合同工,怎麼辦?

她在電話中略为思考,問我:小周,你難道忘了我們工人階級有力量這首歌嗎?

      我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看來,她要我們繼續施加壓力了。

總部會議:不捲入高層權力鬥爭漩渦

不可否認,毛江一派當時是非常想利用全紅總直接打擊對手的。而他們所希望全紅總直接打擊的對手,不是劉鄧陶,而是周恩來。因為當時劉鄧陶均已失勢,不能構成對毛江的直接威脅。問題在於,我們是否被江牽著鼻子走上炮打周恩來的道路呢?

如果全紅總的主要負責人都是那種想做奴隸而不得的人,在當時得到奴隸主毛澤東的支持和江青的重用,一定會象江青受審時所說的那樣--我是主席的一條狗,主席指到哪里我就咬到哪里了。

      是不是全紅總缺乏膽量呢?全紅總的領導人們從下決心造反的那一天起,早把生死置之度外。在無人支援的情況下,在中共建政後史無前例的情況下,都敢於冒著殺頭的風險封閉勞動部,何況是在有後台的情況下不敢去炮打一個在當時看來是弱者的周恩來?

這是因為周恩來溫文爾雅的裝扮給人們一種虛幻的民本主義的安慰,這是周恩來十七年來一副在惡婆婆前面的溫馴好媳婦的形象博取了人們的普遍同情。人們都把周恩來看成是中國未來的希望,中共溫和路線的代表,中國真正的赫魯雪夫。人們期盼周恩來有朝一日如同批判史達林一樣去批判毛澤東。

所以,全紅總的決策者們不僅沒有按照江青指揮的拍子跳舞,而是獨立獨行地走上一條相反的道路--爭取周恩來支持的道路--後來證明同樣是一條走不通的死路。

由於我一直把周恩來誤認為是中共黨內的健康因素,極其幼稚地想和這種健康因素相結合,籍以推進中國社會變革。現在反省起來,對周恩來的這種好感誤導了全紅總的某些行動,甚至是全紅總失敗的原因之一。

      最糟糕的是,當時對周恩來的這種好感,含有相當一部分個人的感情成份。因為我父親在東征時,與周恩來同在第一軍。那時第一軍軍長是貴州人何應欽。周恩來當時任第一軍政治部主任,家父則是何應欽身邊最親信的參謀。所以,家父一直認為周是中國不可多得的人材。父親對周的好感影響了我,所以我當時極力反對炮打周恩來。

    正是在這種思想主導下,我在全紅總總部會議上,說服了自己最好的朋友楊政,使他放棄了炮打周恩來的提議。我在會議上提出,不要把國務院樹成對立面,沒有必要捲入權力鬥爭旋渦。我們的目的是改革舊制度,而不是追求權力。為了給目前處於困境中的臨時合同工解決實際問題,應該把全國總工會和勞動部的負責人找來,通過正常的程式,共同簽發一個有行政效力的檔,做一兩件紮紮實實的事情。這比去炮打哪一個更有利於臨時合同工。

    我的提議首先得到了王振海的支持。在表決通過後,王振海立即通知勞動部兩個副部長郗占元、李正亭和全總黨組負責人王志傑在六七年元月一日晚到達全總大樓會議廳共同簽署《三家聯合通告》。

掀起經濟主義妖風

《三家聯合通告》由我草擬。通過時,李正亭提出第一條中所有單位一律不得解雇合同工臨時工外包工過於繁瑣,重要的是和江青的三條的提法有出入,為了表示和中央文革一致,他提出改為一律不得解雇。他的提法獲得了多數人的贊同。郗占元、李正亭、王志傑三人當時非常配合。李正亭在揭發四人幫的書面材料中根本沒有提到《三家聯合通告》,我想他是不願意讓人們瞭解當時他們大拍江青馬屁的歷史(李正亭的揭發可見《預審張春橋副卷》一九五卷七一九頁)。

     《三家聯合通告》簽發後,立即送《工人日報》印刷廠套紅大字鉛印,同時由邵一海向中央文革報告和由郗占元向國務院報告。

      元月三日,邵一海告訴我們,中央文革認為這個檔很好,可以發往全國。但印刷廠因印刷量太大(三十萬份),要等到五日才能印好。

元月五日未到,一天之間,事情就出現驚人變化--元月四日一大早,邵一海氣喘吁吁跑來找我,說中央文革決定緩發《三家聯合通告》。我問他是何原因?他也回答不出來,只是說這是毛主席的偉大戰略部署,叫緩發就緩發,你必須執行。說完就匆匆走了。

當天上午十點正,我接到江青的電話,她要我們緩發《三家聯合通告》。我向她請示緩發原因,她只說了幾個字:現在發太被動,就放下了電話。十一點,李晉暄接到戚本禹的電話,內容同樣是緩發《三家聯合通告》。

      元月五日《三家聯合通告》印好後,邵一海找到我和楊政,告訴我們中央文革決定要銷毀《三家聯合通告》,原因是有人借此向毛主席施加壓力中央文革不願在此時把事情搞得下不了臺,所以,乾脆銷毀算了。等一段時間,再爭取中央常委通過江青的三條

這時,李伯特由貴州來京彙報貴州分部粉碎鄧德禮等人篡權的情況。我把三份印好的《聯合通告》交給他。告訴他中央文革已下令銷毀。我說,這是好不容易取得一點可給工人帶來實惠的成果,眼看就要毀之一旦。

我把毛周不和,江青出爾反爾的情況一一告訴他,希望他能珍藏這一歷史的見證,如果在條件許可的情況下,設法在邊遠地區印發,造成既成事實,迫使中共讓步,同時也使處境悲慘的臨時合同工得到一點好處,堅固爭取自身權益的信心。李伯特表示,為了中國工人的利益,冒再大的風險也在所不惜,他將設法在西南地區重新印發。為此李伯特在北京僅僅停留一天,就匆匆南下。

      不幾日,他已在雲南昆明將《三家聯合通告》大量翻印,發往全國。結果如同王年一先生所說那樣--

      不少工人鬧轉正,鬧晉級,鬧福利待遇……掐著領導脖子強令發款。一些單位,……把合同工,臨時工一律轉正,甚至把一九六一年至一九六三年下放到農村的工人也恢復工作,同時補發幾個月,幾年甚至幾十年的工資,夜班費,加班費等傾刻之間,在全國許多地方刮起經濟主義歪風。(王年一:《大動亂的年代》一五七頁)

 

 
Add to: JBookmarks Add to: Facebook Add to: Windows Live Add to: Yahoo Add to: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