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党 - Chinese Labour Party

自由,公正,互助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Home 工运文献 自由工人运动的先驱……第二章

自由工人运动的先驱……第二章

               第二章 全國總部正式成立和第一個地方分部成立

 

毛皇叔和貴州分部的籌備

      我回到貴陽後,感覺空氣大變。群眾造反組織紅衛軍赤衛隊先後出現。我到紅衛軍駐在貴陽醫學院的總部和赤衛隊駐在貴陽人民會場的總部找過紅衛軍的頭頭李鐵乃和赤衛隊的頭頭黃世民。

李鐵乃是鐵匠出身,頭腦極為敏銳,反應很快,口才很好,他在批鬥貴州省委書記賈啟允的大會上妙語連珠,進退自如,表現出一定的領導才幹。但我問到他關於運動的發展趨勢,他的組織的遠近目標,他對社會的基本看法時,他竟沒有自己的定見,而且文化水準不高,歷史知識欠缺,並且非常自負。這使我很失望。

黃世民是貴陽市建築公司的泥水工,為人耿直,很講義氣,但和李鐵乃一樣,文化不高,缺乏遠見,脾氣很暴,同樣使我失望。

會見這兩位負責人後,打消了我將這兩個組織引向改革臨時合同工制度方向的念頭。我決定另起爐灶,自行組建全紅總(當時未正式成立)的貴州分部。

我首先找了葉文築等人。他們都認為:我們家庭出身不好,不適合站在第一線,應找一些出身好的人參加籌建貴州分部。葉文築提議,找他的一位朋友毛勝年來參加籌組貴州分部。他說這位毛勝年是他在水城修公路時認識的一位元築路合同工,如同當年劉備流落江湖一樣,這位毛勝年也是一位落魄的皇親國戚——他是毛澤東的遠親。 他說毛勝年敢說敢做,是一位人才。

十一月初的一天早晨,葉文築把毛勝年帶到我家。毛勝年中等個子,方臉,頗英俊,穿一身破軍棉衣(這是當時的高幹子女之所好)。他一進門,就高聲叫我的名字,好像久別的老朋友一樣。他一面叫著我的名字,一面連聲說他是三顧茅蘆來了。看來,他把自己當成劉皇叔了。

毛勝年很直爽。他知道我們對他的最大興趣是他和毛澤東的親戚關係。所以他一入座,就作了自我介紹。他說,他的家鄉是湖南平江,平江起義是毛澤東領導的秋收起義的組成部分。他的祖先和毛澤東的祖先是同宗,因此,可以算是毛澤東的遠親。他告訴我們,他的伯祖父名叫毛簡青,是中共六大的湖南代表,也是平江縣的首位中共縣委書記,是平江起義的領導人之一,和彭德懷是知交。現在他的祖父住在平江,是中共平江起義紀念館的負責人。而中共平江起義紀念館則是他家的房子。

毛勝年介紹自己後,表示他早就想造臨時合同工制度的反,只是苦於在理論上不行,又缺乏志同道合的朋友。他說,他看過我寫的《論臨時合同工制度》後很感動。他希望參加我們的籌建工作。他表示大家不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今後就是赴湯蹈火,他也在所不惜。

      毛勝年的直爽、豪氣和親切感動了我。我表示歡迎他參加我們的隊伍,並直言不諱地告訴他,我的家庭出身不好,不適合牽頭,希望他來當貴陽分部的出頭露面的人。他表示他理解我的處境,欣然接受了。

全國總部宣告成立

十一月初,楊政從北京打電報給我,告知李雲臣把北京分團的架子搭起,北京還來了兩位很有才華的知識份子參加籌建工作,他們是王振海和郝維奇,都是國家科委科技情報所的臨時資料員。湖南長沙也來了兩位元組織能力很強的人,他們分別是長沙嶽麓山化工廠的合同工羅運泉和長沙大信織布廠的廖閣夫。

楊政說,他們希望提前建立全國總部,不一定等到六七年元月,問我的意見如何?我當晚回電告訴他若條件具備,可先在北京把全國總部建立起來,這樣也許對各地建立分部有好處。但我希望全國代表大會一定要等到全國有半數以上的省、市、自治區有了分部才召開。

      十一月五日,楊政再次發來電報。他說,現在各地進京的臨時合同工很多,建立全國總部的時機已經成熟,要我立即動身北上,參加十一月八日的全國總部成立大會。毛勝年等都不同意我立即北上。因為貴州的組織已到成立邊緣,他們擔心我一走就要停擺。我衡量一下局勢,感到北上沒有多大意義。北京少我一人不影響總部建立,因為北京人才濟濟。而我走了對貴州則影響太大,再說,一個全國性組織,如果一個地方組織都沒有也不好,我應把全國的第一個基層組織組建好,帶動其他各地的基層組織建立起來。

      我電告楊政等人,如期在十一月八日把組織建立起來,不必等我北上。而我一待貴州分部建立,將立即北上。

十一月八日,全國總部在北京冶金部第二招待所正式宣告成立,把原定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紅色勞動者造反總團簡化為全國紅色勞動者造反總團,並簡稱全紅總

安徽的杜某某因是中共黨員,復員軍人,出身很硬,當選為全紅總總部總指揮。無錫的季某某當選為副總指揮(季某某是無錫一零一八兵團的負責人,當時未出席會議,缺席當選)。

北京的王振海當選為秘書處秘書長,我則缺席當選為副秘書長。秘書處秘書有羅運泉、廖閣夫、郝維奇、慕紀群、慕紀雄,連同王振海和我共七人,是全紅總的領導集體。

秘書處的分工為:王振海、郝維奇負責籌建北京分團和對外聯絡。我負責籌建貴州及各外省分團,兼管理論和組織工作。羅運泉、廖閣夫負責與中央各級機關的聯絡工作。慕紀群、慕紀雄負責內部的總務工作。

此外,任命了組織部長楊政、宣傳部長龍雲學、聯絡部長裴燕柱、接待部長張德明,北京分團籌備組長李雲臣。

全紅總十一月八日宣告成立後,當天就在羅運泉、廖閣夫帶領下,由首批成員五十多人到全國總工會會議廳靜坐,要求全國總工會承認全國紅色勞動者造反總團,並給予註冊登記。但全國總工會的負責人——書記處書記王志傑等人並沒有把全紅總的這五十來號人放在眼裏,根本不予理睬。因此,這一靜坐,直坐到十一月十八日,人數則由五十多人增加到三百來人。王志傑等人看十天來全紅總的聲勢越來越大,不理睬不行了,連忙向全國總工會總書記馬純古、全國總工會主席劉甯一報告,馬純古又向當時中共中央負責工交口的副總理李富春作了報告。李富春表態不要把事態擴大,要王志傑等在口頭上表示支持全紅總臨時合同工制度的反。十一月十八日,王志傑代表全國總工會在口頭上承認了全紅總是合法的造反組織,全紅總成立後的第一次鬥爭取得了勝利。

      全紅總宣佈正式成立的十一月八日和取得全國總工會承認的十一月十八日,貴州分部籌備組的毛勝年和我都聯名發電報表示祝賀。

貴州分部率先成立

全紅總獲得全國總工會正式承認後,籌建中的貴州分部也把爭取得到貴州省委承認的工作提上了日程。

十一月二十一日,毛勝年和我到了中共貴州省委辦公廳。中共貴州省委座落在風光明媚的南明河畔。當時貴陽已經入冬,原來整潔的省委辦公大樓前飄滿了枯枝敗葉。平時戒備森嚴的大門已無兇神惡煞的門衛。我和毛勝年從樓下找到樓上,只見有的辦公室房門大開,桌上地下檔和紙張隨著淒冷的寒風飛舞打轉。有的辦公室房門深鎖,再也聽不見那拿腔拿調的大呼小叫。找去找來,若大一個省委辦公廳形如冷寂的墓園。我和毛勝年又轉到省委秘書處,仍然不見人影。

      秘書處後是鍋爐房,一看,只有一個臉圓圓的年青的鍋爐工,我們問他省委的人到什麼地方去了?他問我們找省委哪一個部門的負責人?為什麼去找?我和毛勝年向他說明來意,並把油印的《論臨時合同工制度》送他一份。他很快看完了《論臨時合同工制度》後告訴我們,他也是一位合同工,也深受臨時合同工制度所害。他當即表示要參加我們的組織,他告訴我們他姓朱,名字我已經忘了。他要我們第二天上午來找他,他會把打聽到的消息告訴我們。

      第二天一大早,小朱告訴我們,現在省委正在開三級幹部會議,會議在省人民政府交際處舉行,在交際處負責會議的是省委孫副秘書長。我和毛勝年乘車到了城北的交際處(省委在城南)。按照小朱給的房間號,果然找到了正在睡覺的孫副秘書。

這位孫副秘書長身材很瘦,中等個子,穿一身灰色棉毛衣褲。他睡眼朦朧給我們開門,誤以為我們是南下串連的北京學生。他一面給我們倒茶倒水,一面問我們是北京哪間大學的?我們告訴他,我們是革命造反組織的,目的是要求省委承認我們組織的合法性。他一聽我們是群眾組織的,神色頓時緊張起來。他連忙問我們的口號是什麼。

在當時的貴陽市,群眾分為炮轟派和保皇派兩派。炮轟派的口號是炮轟西南局,火燒省市委,保皇派的口號是省市委,革命的。大方向,正確的。我們告訴他,我們口號只有一條- 改革一切不適合於社會主義經濟基礎的上層建築。他聽後頗感奇怪,因為從口號上無法區分我們是炮轟派(即造反派)還是保皇派。他接著又問,我們要改革哪些上層建築?我們告訴他,目前我們的重點是改革臨時合同工制度,我們是要造這個剝削人壓迫人的舊制度的反,爭取臨時合同工參加文化大革命的權利,同工同酬的權利。

他聽後大大松了一口氣。也許在他的心目中,我們提的口號和要求都是合情合理的。他說,他很支持我們造一切剝削制度的反。他說,我們黨革了四十幾年的命,建了十七年的國,是不應讓工人吃苦了。工人的工資,福利,勞保是應該改一下了。鬥來鬥去,解決不了實際問題,群眾還會支持我們,擁護我們嗎?他還說,可惜他身為省委幹部,要不他會參加我們的組織。現在社會很亂,希望我們這個組織迅速壯大起來,能起到穩定局勢的作用。他說他會儘快把我們的要求向省文革和省委報告,要我們次日下午二點半鍾來這個房間聽他的回話。

二十三日下午兩點半鍾,毛勝年和我如約來到交際處。孫副秘書長面帶喜色地告訴我們,省文革和省委常委在十一月二十五日晚召開常委聯席擴大會議,邀請毛勝年和我參加。

二十五日晚八時許,毛勝年和我參加李再含主持的這個會議。在會議上,我介紹了全紅總在北京獲得全國總工會承認的情況,要求省文革和中共貴州省委 立即承認貴州分部。會議還討論了是否承認剛成立的保守組織工人糾察隊的問題。最後會議作出決議,先承認全紅總貴州分部,以後再決定是否承認工人糾察隊(事後第三天也承認了工糾)。當場,省委常委,書記處書記陳樸如(分管工交口) 和張一樵(貴陽市長)在我擬的報告上簽字正式承認貴州分部。

二十七日(週一),我們按省委給的地址在貴陽市總工會找到了官方的工人聯絡站負責人沈爭真。由他出具公函給我們刊刻了公章印信,撥出貴陽市新建的勞動人民文化宮左側的辦公室給我們使用,並決定給我們一筆專用活動經費,金額是每天可以實報實銷人民幣二千五百元,成為貴州省專用經費報銷額最高的群眾組織。

當天(二十七日),我們召開貴州分部第一次正式會議。會議選舉楊同春(中共黨員)為總指揮、我為副總指揮兼秘書長,毛勝年為副總指揮,李伯特為組織部長,鄧德禮為宣傳部長,楊爽秋為聯絡部長,趙琳為內務部長。當天我向北京的全紅總全國總部發了電報,當天夜間收到了全國總部羅運泉、廖閣夫署名的賀電。

         這樣,繼全紅總全國總部十一月八日在北京正式成立後,全紅總的第一個地方分部--貴州分部在十一月二十七日在貴陽正式成立。

 
Add to: JBookmarks Add to: Facebook Add to: Windows Live Add to: Yahoo Add to: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