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中国工党网站主页

工党论坛

论坛主页
直排显示

zt:曾大军事件及其引发的唇亡齿寒效应

作者: 刘理, 发表于: 2016-01-19, 15:08

曾大军事件及其引发的唇亡齿寒效应

作者:刘晓东(笔名三妹)

2016年1月5日博讯网发出消息,家住纽约并长年以海外民运人士的名号为掩护的共特曾大军在某政府的暗中帮助下,解脱美国政府的电子铐,成功逃到墨西哥而后逃回中国。曾大军的共特身份早在数年前就已经人人皆知,源於他所在的海外民运组织社会民主党(简称社民党)的数个成员,他们三天两头揭露曾大军的特务行为,群发声明和文章,请见下面附件中他们的其中一个声明。所以,曾大军被美国政府调查和逃跑的消息传出后,并没有引起民运圈内外的惊奇和震动,就连一直被人质疑的特线队伍中也是一片沉寂,谁还会犯傻出来为这个共特说话做偷鸡不成蚀把米的事呢?


可是,“怪事”还就出现了,而且不是犯傻而是居心叵测。在曾大军消息发出六天后,在卞和祥发电邮石破天惊地宣布将要写“我怀疑唐柏桥是特务的十大疑点”一文的第二天,正被我、卞和祥和曾宏三人猛攻其诈骗恶行的民运惯骗唐柏桥,于1月11日发出一封电邮为曾大军说话,他胡乱分析一通后表示强烈怀疑此消息的真实性,还此地无银三百两地信誓旦旦发誓说:“如果曾大军确是中共特工,我与他不共戴天;如果曾大军是被别人污蔑陷害,我与污蔑陷害他的人不共戴天!” 唐柏桥虚张声势的惯用伎俩用在这里,令人感到的是他唇亡齿寒的心虚和慌张。他还拿出另一偷梁换柱转移目标的惯用伎俩,把矛头指向美西社民党的中执委卞和祥,他说,曾大军没有破坏社民党,卞和祥才是破坏社民党的罪魁祸首。唐柏桥又狐假虎威地威胁说:“我正在協助司法部門全面調查此人(指卞和祥),請了解他的背景和他曾所做過的破害民運的事情的人與我聯繫。”


惯骗唐柏桥真是漏洞百出、语无伦次!惯骗自己还要依靠“了解他的背景”的别人去协助提供情况,美国司法部门又如何依靠你这不了解背景的无业混混去协助他们?惯骗还有臉吹牛说“协助司法部門全面調查”,你是誰呀?吓唬誰呢?假话編得也太離譜了吧!看来,这个惯骗确实被曾大军事件吓得不轻,连最拿手的说谎慣技的质量都因此而严重下降。这些谎话和虚招显然都是在欲盖弥彰。一个因为信用败坏连普通工作都被主流社会拒绝的无业游民混混,岂能受到司法部门的信任,更谈何协助全面调查工作?

揭露曾大军分裂社民党的文章和质疑其特务的文章均可在网上查到,自2011年以来,曾大军的共特身份已经闹得人人皆知,唐柏桥怎可能不知道?其实,唐柏桥比谁都更心知肚明。正如他在脸书中所言,曾大军是他的朋友。另外重要一点他没说,即,他们两人都暗中跟中国驻纽约总领馆、中国驻联合国使团负责特工事务的官员曾晓华联系密切。在我写的唐柏桥如何行骗的采访录中,被唐柏桥诈骗的受害人曾宏披露了唐柏桥与曾晓华的密切关系,在此我们不妨重温一下这段叙述。

“唐柏桥自称共产党方面也很重视他。有一位叫曾晓华的中共驻纽约联合国的高级官员长期与唐柏桥经常不定期私下来往,唐柏桥自己说是‘单线联系’, 唐还说曾晓华经常用公款请他吃饭和喝酒。在我出院后,唐柏桥神秘地问我:‘你住院时,那次我来看你,你知道为什么我来晚了?’ 他又答到:‘我与曾晓华见面去了。当时我忙着要走,我告诉曾晓华我还要去医院看一个人,曾晓华马上就警觉地问,是不是那位姓曾的?曾晓华还问我你得的什么病,我严词拒绝告诉他。’说完这个场景和故事,唐柏桥又严肃地强调说:‘所以我们必须要更加小心。’我相信唐柏桥与曾晓华关系很密切,也相信曾晓华确如唐柏桥所言是个中共高级特务。但我半信半疑曾晓华当时就能知道我住院,还关心我的病情。我算什么人物,需要中共这样费心注意?这很像是唐柏桥自己在费心利用和蒙骗我。他总是时不时地编造一些这类的场景和故事,制造恐怖气氛,以图吓住当时没有美国生活经验的我,为的是加强对我的控制。”

几年前,卞和祥也告诉过我唐柏桥和曾大军的特殊关系,最近又经我核实如下:

2009年至2010年间,卞和祥、唐柏桥、李大勇三人共同建立了一个名为“反共阵线”的电邮群组,召集来许多海外知名反共人士在群组中,商讨反共大业。因为唐柏桥操作电脑娴熟,所以主要靠他做进出人员的电脑操作。但三个召集人通过规定:群外任何新人进来都要经过三人中的任何两人同意,以保证群组成员的纯洁和安全。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卞和祥偶然发现曾大军的电邮出现在邮群中,卞和祥大为吃惊,便去问李大勇是否是他把特务曾大军放了进来,李大勇说他绝对不会做这个事情。卞和祥便去问唐柏桥说:“李大勇和我都不知道曾大军进入群组,肯定是你一人所为。你违反规定,放这种可疑人物进来,让他监视记录我们的反共言谈,你这么做是什么意思?”唐柏桥无法抵赖,哑口无言。卞和祥和李大勇要求唐柏桥拿掉曾大军,唐拖着不办,卞和祥自此就再也不去那个邮群了。卞和祥说,唐柏桥以是他朋友为幌子,把可疑的共特人物偷偷带进反共人士的重要会议或重要活动中,远远不止这一次。

为了写这篇文章,我特别打电话给当时与曾大军争吵得最厉害的社民党负责人刘因全,让他把保留的所有双方争论记录、文章和声明都电邮给我,我很想了解真相。收到他发来的数十篇资料后,我在这些陈芝麻中浏览,发现曾大军为达到挑动和蛊惑作用,一直不断地制造荒诞无稽的、毫无事实根据的谣言,这也是中共特务惯用的伎俩。考虑到篇幅,只举此一例为证,刘因全当时在电邮中指出了曾大军这个荒诞无稽的谣言:“他(曾大军)反复造谣说:草庵拿着我(刘因全)的信,拜会了江泽民、曾庆红和薄熙来,这不是瞎扯吗?”


海外民运重要组织中国社会民主党(社民党)分裂过五次,仅在2011年的头8个月中发生了四次分裂事件,导致最终的大分裂,这五次分裂事件都与共特曾大军的挑拨破坏有关。

第一次分裂是2001年,在曾大军的挑拨下,时任社民党主席刘国凯和副主席方圆之间发生矛盾,造成互相撤对方职的乱局。

第二次分裂是2011年初的二中全会,曾大军挑拨刘国凯不准许日本党部的中央委员王亭芳参加会议,造成意见严重不和而争吵和分裂。以后的数次分裂都是在以后的同年内连续急剧发生。
第三次分裂是曾大军挑拨主席刘国凯要开除中执委蔡登文,刘因全要求以党章办理,刘国凯提出分家。
第四次分裂是在曾大军挑拨下,刘国凯提出提案,开除王希哲和草庵居士,刘因全不同意,导致混乱和分裂局面。
第五次分裂是曾大军带头公然践踏社民党党章,在诸多社民党高层人员不知情的情况下,于2011年8月与主席刘国凯召集部分党员召开了所谓的社民党第三次代表大会(简称三大),推选曾大军成为主席,造成最终的大分裂,详情请见下面。

私心很重的社民党主席刘国凯无视诸多党员对共特曾大军频繁挑拨和蛊惑行为的不满,反而把与曾大军势不两立的刘因全等反曾人士当成敌人来打,反诬刘因全等反曾人士是制造分裂的总后台,同时刘国凯却把制造分裂而犯了众怒的共特曾大军当成了接班人,刘国凯说:“是特务也要用!” 因此,曾大军有恃无恐地私自召集了社民党第三次代表大会,在刘国凯的扶持下当上了社民党主席。这就导致了社民党的最终大分裂,分裂成美东社民党,美西社民党和社民党革命委员会三摊。刘国凯也与曾大军达成交换,后来在曾大军的帮助下悄悄进入中国,并得到有关方面的款待。

美西社民党和社民党革命委员会的成员都说美东社民党中尽是些特线,而美东社民党后来两次“诚恳地”说好话要求合并,并托人从中斡旋,美西社民党坚决不同意合并,并说:“合并就是给那些在美东社民党中的特线来探听我们情报的机会和饭碗,让美东社民党的特务们自己在一起呆着去自己探听自己吧,他们探听不到咱们这边的情报,就在中共那里失去了价值,也失去了向中共讨钱的饭碗!”

其实,曾大军被美国政府戴上电子铐跟踪调查,除了因为他破坏海外民运外,还因为他触犯了美国利益:他假借海外民运人士的身份帮助中共政府诱骗两个美国政府线人进入了中国大陆,被中共国安将三人全部抓住,曾大军假装坐牢半年,而后又回到了美国,那两个美国公民被中方以间谍罪判了长期徒刑关押。

有反共特经验的明眼人一看便知,曾大军逃脱美国政府跟踪逃回中国的消息千真万确,曾大军是板上钉钉的共特,明眼人一看也能估计到,美国政府对曾大军的探底,不会不取得社民党中反曾大军的强硬派党员的协助。民运惯骗唐柏桥对此消息的胡乱分析和强烈怀疑,是他故弄玄虚、欲盖弥彰的心虚表现。他有意开脱共特曾大军分裂社民党的恶行,指鹿为马地栽脏卞和祥,也是他故弄玄虚、欲盖弥彰的心虚表现。


惯骗唐柏桥2016年1月13日在脸书上这样写到:“我已初步了解到最近关于曾大军所谓潜逃回中国的消息极有可能是有人恶意捏造。根据我向美国有关司法部门了解到的情况,美国政府从来没有认定曾大军是中共特工,也没有给他戴过电子手铐。有人显然企图把水搅浑,贼喊捉贼。”

常识令我对唐柏桥这段说辞产生诸多质疑: 从有关电影和书籍中可以了解到,对于国际间的特务项目的工作或调查,FBI跨部门之间都极为保密。唐柏桥所在的小镇San Jose的FBI怎会如此清楚肯定地知道跨州的纽约的FBI调查特务的工作?他们又怎么可能如此明确地告知唐柏桥这样一个与此案无关的、在美国二十几年信誉极坏的、从未有正当职业的无业混混?就是按照唐柏桥的骗子思路去想也想不通:既然惯骗唐柏桥如此肯定地说 “美国政府从来没有认定曾大军是中共特工,也没有给他戴过电子手铐。”为什么他却又不太肯定地说:“……消息极有可能是有人恶意捏造。” 既然唐柏桥有美国政府亲口告知的断言,为什么他不上网公开谴责海外消息源头“博讯网”捏造?为何不去网上辟谣,却只是一味地在私人电邮上透着慌张地嘟嘟囔囔?而且明显是在自说自话造假栽脏,分明是他自己“企图把水搅浑,贼喊捉贼。” 说到底,仍是他故弄玄虚、欲盖弥彰的心虚表现。


现在,曾大军的特务身份暴露了,一跑了之了,曾大军的朋友唐柏桥开始惴惴不安了,于是威胁说他去了“司法部門”报告了刘晓东、卞和祥和曾宏揭露他诈骗的三个人,曾大军消息发出前他就说了几遍了,曾大军消息发出后他终于去了当地小城San Jose的FBI去填了个“抱怨表格 Complaint Form”,于是就狐假虎威了,就像打了鸡血一样满篇假话新编了。还把“抱怨表格”扫描放到了自己脸书上,但涂盖了所有内容,只留下抬头和“上访”日期1/12/2016。演什么戏呀,自编自演还挺忙,美国司法部門可不像曾宏、郭进、张凯臣等受骗人那么好骗。惯骗唐柏桥骗技再高,也就是共产党用的那几招,造谣诬蔑、威胁恐嚇、虚张声势、自我贴金,又有啥用?连小孩子都蒙不了,还想蒙美国司法部门? 再说了,美国司法部門是你家开的?由你这个惯骗说啥是啥?你那些虚晃一枪的虚话、假话、威胁话还不是想掩盖你唇亡齿寒的极度心慌,又岂能掩盖得了,最后还不是落得个像曾大军一样落荒而逃。

三妹于芝加哥家中

二0一六年一月十五日

附件一:博讯网发出的中共特务曾大军逃回中国的消息

混迹民运多年,中共特工曾大军逃离美国回中国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月05日 首发)

【博闻社独家】据知情人士透露,被美国执法部门调查并监控的中 共特工曾大军日前逃离美国。推测指,此行或得领馆协助,从墨西哥返回中国。

曾大军是被美国认定的中共特工,有佩戴电子手铐,但依旧能从非 正规渠道返回中国,疑似有政府部门协助。

资料显示,曾大军系曾惇长子,原籍湖南邵阳,1947年10月19日出生于武汉。一九六六年进入中国人民解放军艺术学院学习,文 革中参与造反,受到解放军大将王树声(曾惇好友)的庇护,逃过打击,进入西藏军区担任下级军官。一九八三年退伍加入刚刚成立的中国国 家安全部湖北安全厅,公开身份是安全厅外围的掩 护机构中国旅行社湖北分社的干部。在武汉大学接受英语培训,一九九〇年潜伏来美。

资料指,曾大军曾混入民运队伍,多次破坏中国民主运动,导致中 国国内多人被捕,如社民党成员王小宁。被台湾军情局三处策反的原中国青年报记者董维、董维发 展的间谍谭光广,均被判刑十年,谭光广次年保外就医,另一名间谍吴建明在北京被捕,被驱逐出境。爆料还说,是中共运作在台湾军情局的 高级特工逼迫董维进入 中国大陆,后董维和曾大军于二〇〇三年进入大陆后立即被捕,最终被判刑十年。曾大军安然无恙,半年后回到美国。

大陆媒体湖南邵东电视台2005年9月13日的报道说,曾大军在担任中国社会民主党高级职务期间,曾公开回到大陆,当时身份为(亲共组织)纽约中国统一促进会成员。

曾大军跟中国住纽约总领事馆官员、中国驻联合国使团官员曾晓华 联系密切,资料指为拉拢监控大陆到海外访问的学者、和纽约的一些文化团体的活动。

网上还有爆料说,曾大军在党内造谣挑拨、分裂社民党,社民党美 东和美西两大组织分裂是曾大军一手造成的。

曾大军从2000年开始进入中国社会民主党,2013年当选民主党主席。2014年10月,中国社会民主党​福建省委员会筹备会议在纽约唐人街“上海 老正兴”餐厅举行,曾大军是以中央委员会主席的身份到场讲话的。该消息由亲中媒体凤凰网报道。

博闻社报道原文
-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1622158


附件二:中国社会民主党中央委员会关于曾大军问题的公告

在公布了曾大军的共特嫌行为的报告(之一)后,社民党不断收到反共人士和反共媒体相关人员的来信来电,以亲身经历揭露曾大军在伪装热情,主动搭讪下套取了他们的姓名、籍贯后,使他们在大陆的亲友即遭到中共国安的威胁、骚扰。他们呼吁反共人士要警惕和严防曾大军这类无耻的中共走狗的破坏。

曾大军的被揭露,使他巳经难以接近真正的反共人士和反共组织。在这种情况下,恼羞成怒的他以美化刘国凯为前导文,抛出了“有一种变态心理叫丧心病迫害狂”一文,文中使用共特惯伎,对反共志士造谣污蔑,企图一箭双雕:既抓住刘国凯这根救命稻草,又企图蒙混过关,继续骗取真反共团体、媒体和人士的信任,以套取其主子所需情报。然而,狗改不了吃屎,文中漏洞处处,欲盖弥彰,反而使曾大军的特嫌身份原形毕露。


首先,刘国凯在这场社民党风波中的角色定位和应负责任,随着肖宏公布的刘国凯与卞和肖之间的电邮已日渐清楚。这决不是曾大军肉麻吹棒的“重感情,讲人性”“性情中人,仁至义尽”几个谀词所能掩盖和承担的。别的且按下不说,单就最近发生的刘国凯指使曾大军擅自将未完成常委多人确认签名程序的所谓“卞肖二人自我开除”的党内公文,交由党外的王希哲在独评上发表,之后又纵容曾大军秽语恶言咒骂其他不签名常委乃至秘书长一事来看,就可知曾大军这个特嫌对刘国凯在文中的肉麻吹棒是多么虚假和无耻。至于刘国凯凌架于党章之上独创的对卞肖的“自我开除”,不但卞肖二人不予承认,社民党内其他正义人士也根本不认同。


其次,曾大军丧心病狂地公然捏造出卞肖二人根本就从没说过的“非搞垮他妈X的社民党不可!”的谎言,明目张胆地将此谎言在文中多次强加在卞肖身上加以引用。仿佛揭露了曾大军为首的混入党内的特嫌分子,就是搞垮社民党,俨然摆出一付“老子就是党”的其祖师爷毛贼样。按曾某的逻辑,认特作父的人才是心理与精神上的正常者,象他这样头顶反共组织冠桂,脚踏匪区受共党统战部宴请,毛发无损的共匪党人就更是心理与精神上的强者了。

这个心理和精神上的强者为了诬蔑卞肖二人,无耻造谣道“中国在建立民主制度后,至少会有八亿人死于肖、卞们的血腥大屠杀!”曾大军以此恐吓和愚弄人们,使人们恐惧民主。


再者,曾大军在被揭穿共特身份后,不惜破罐子破摔,干脆公开求助于国内同志来索取情报,将共党国安向卞和祥同学和同事了解到的有关卞和祥性格特征的事情,比如“生吞活鼠”,“整夜露宿坟地”,“以官治官”等只有国安才知道的奇闻轶事统统抛将出来,企图以此妖魔化卞和祥以显示其共持“神通广大”。殊不知,此招恰到好处地暴露和证实了曾大军的共特身份。同时,文中曾大军对肖宏在07年柏林民运大会上揭露匈牙利和平统一促进会共特李震一事怀恨在心,因为物伤其类。曾大军与李震一样,是共党在纽约和统会中与梁冠军、花俊雄一丘之貉的弟兄。在这次大会上,反共斗士袁红冰根椐情报当面严斥曾大军是共特。

当然,曾大军在此文中欲盖弥彰地暴露出许多他站在共党立场上的马脚,例如,把打工污为受剥削,把颠覆民国,勾结日寇的共产党说成“曾是最激烈反抗德日法西斯的勇士” ,等等。反共的明眼人一看就知曾大军是什么货色,在此不一一展开。

中国社会民主党中央委员会
2011,6,22


消息报导:曾大军荣归故里湖南邵东,寻亲访祖。

中国社会民主党的五个中执委之一、国际联络部部长周延风(又名曾大军)曾多次在此之前、之后顶着这样的光环、大摇大摆、畅通无阻地进入中国,不但毫发无损,甚至还得到热烈欢迎、热情接待(请看下面其家乡电视台的报道);2007年七月曾大军从香港进入中国,到九月份才回到美国。其间,走南窜北,游玩大半个中国,难道真的中共是土八路,对他毫无办法? 抑或是中共特别喜欢他、特赦他? 才使他如此自由自在地进出中国大陆这么多次。那可是在2007年3月中国社会民主党开完第二届代表大会之后,以这中国社会民主党的五个中执委之一、国际联络部部长头衔非常风光地回去的。回到纽约之后,他对其他社民党员还说:中共对中国社会民主党网开一面,回去的话,他们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可是中国社会民主党的党员之一王小宁、郭泉至今还被中共关在监狱里,这又怎么说呢?

谎言之一:曾大军自称离异单身,是黄金王老五!但据国内媒体报道,其荣归故里湖南邵东,寻亲访祖,是带其老婆同行。有社民党同仁大惑不解:曾在纽约单身一人,生活清苦,干些收垃圾的活,那有“共特”如此甘于清贫的?平头笑言,不要被这些表象所迷惑。只看到其在海外的“清贫”表象,没看到其荣归故里的风光。想当年华子良在渣滓洞监狱还装癫吃人屎呢!中共建政后,华子良摇身一变,成了人五人六的中共政要。正所谓:“吃得苦中苦,方能人上人”呀!

下面是关于周延风(曾大军 )回到中国大陆家乡,(故意隐去其中国社会民主党中执委、国际联络部部长信息,而强调其纽约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员、全美中国作家联谊会会员)得到邵东县政协副主席曾益谦等政要的热烈欢迎的报道:

旅美华侨曾大军回乡探亲
时间:2005-9-15 22:15:42 作者: 点击:26517

9月3日上午,美籍华人曾大军偕同家人回到家乡邵东,寻亲访祖。

曾大军祖籍我县杨桥镇,现任纽约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员、全美中国作家联谊会会员,其父曾惇9岁离开家乡,解放前曾任武汉地下党书记,50年代曾先后任中共湖北省组织部部长和宣传部部长。

在县政协副主席曾益谦等陪同下,曾大军一行参观了故居,并在故居前合影留念。随后曾大军一行在乡亲们的指引下,找到了自己祖父的坟墓。在返回的路上,曾大军对县委县政府及家乡人民的帮助表示了衷心的感谢。同时,他表示将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邵东经济的发展做出贡献。

来源:邵东电视台 责任编辑:李丙刚

  1273次阅读
主题RSS Feed
帖子总数: 3621; 主题总数: 1899; 注册用户: 256; 当前在线: 166 (0注册用户; 166游客)
所有帖子RSS  新主题RSS | 联络管理员
Chinese Labour Pa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