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中国工党网站主页

工党论坛

论坛主页
直排显示

方圆谈曼谷会议

作者: 老方, 发表于: 2015-01-29, 20:20

应老友王希哲兄之邀,参加了所谓“曼谷会议”。三天的会议期间,拜不知哪位朋友带来的猛烈流感病毒之赐,与大多数与会者一样,头重脚轻,大病一场。

病中,接到不少电话、电邮、微信,方知这个仅有小猫十数只的小小会议,也在只有小猫两三只的小小范围引起纷纷议论。作为与会者,回答朋友们关心的问题如下:

网上有那么一两篇文章,从两个极端评论这次会议:一端断言“美国等西方敌对势力转而采取了一种新的颠覆战略,就是左右合流,在中国招募“左派”带路党来加入第五纵队,最近在泰国曼谷召开的中国左右合流会议,就是这个新的颠覆战略的标志。”另一端直指“只要不是政治瞎子,都可以看出:现在正在进行的“中国各方意见人士国是座谈会曼谷会议,是由中共当局主办的会议”。

看到这两种评论,真是太过分高抬这十二三只小猫老猫了。主持人希哲兄应当首先偷着乐。因为可以在某种立场上理解为,这是左右两面凉风,而非左右两个耳光,不但不会打得左右两脸发痛发烧,反而足以驱散曼谷潮热湿闷的气息。

作为一个与会者,我要大力为老王喊冤。

第一,所谓是中共当局主办之说,如果不是头脑膨胀妄想当国师的无耻伪托,那就是闭门造车的瞎估计,或者是用心良苦的单相思。这次会议所邀请的三十名与会者中有十六名是国内贤达,但仅两人到会,其余全部被封杀,如王某某等等就接到以国家安全理由不能出境的正式通知,这就非常清楚地表明,中共当局不但不是会议的主办者,而且对那种卑劣伪托,表示了极为不齿和极为愤怒。

第二,所谓是美国等西方敌对势力的颠覆战略,完全是上纲上线的革命大批判。这次应邀到会的十来个海外朋友,全是自掏腰包买机票,其中只有一人享受补贴半票的待遇。连几餐晚餐,也是四处化缘得到当地几位华侨的善心施舍。这哪是美帝国主义西方敌对势力做后台的模样!

这里,要指出的是,那种将会议瞎捧为“美国等西方敌对势力转而采取了一种新的颠覆战略”的说法,来自于一份由王希哲和草庵居士签署的“中国各方意见人士国是座谈会(曼谷会议)新闻公告”。这份玩意,当时由冯胜平先生首先在网上发现并告知大家,立即引起大家的公愤,要求王希哲和草庵向大家解释。结果王希哲和草庵予以坚决的否认,并发表了辟谣声明。用一份人家公开否认的文件,也就是一份伪造的文件来说事搞事,有点弱智。

这次会议是一次无法达成共识的会议,也就是没有结果的会议。会议期间,王希哲兄告知大家,希望达成一个会议共识,并有仲大军老师和杨建利小弟的两份版本。结果,当仲老师宣读他的版本后,立即引起许多不同的意见,会议没有达成共识。至于杨小弟那份版本,根本没有在会议上宣读,躲在深闺人未识,更不存在讨论与达成共识了。

王希哲兄发表的“会议纪要”,也没有在会议上宣读,是未经会议通过的一家之言。这份“纪要”,也仅仅只能代表王希哲对会议的愿望、看法和部分记录,笔者无法苟同。

对所有朋友的问题,谨以这篇小文作答。

  3306次阅读

秋石客关于曼谷会议的严正声明

作者: 秋石客, 发表于: 2015-01-29, 20:56 @ 老方

  最近几天,由于各种原因,笔者不能上网及发微信,虽然如此,还是得知关于“曼谷会议”引发国内不同的声音,甚至于出现了恶意造谣中伤性文字,对左翼和本人造成极坏影响,作为曼谷会议的参加者,笔者认为有必要说明真相,以正视听,特发表如下严正声明:

  一、笔者的确参加了王希哲先生邀请的《中国各方意见人士曼谷国事座谈会》。笔者之所以参加此座谈会,主要有四点理由:一是认为了解右翼和争取右翼及表达左翼立场和观点,同右翼进行平等和协商式交流是必要的,是统战的一部分,早该进行;二是笔者认为未来政治斗争模式中不同政治派别或思潮对话协商形式将日益成为亮点;三是笔者认为新社会主义是世界高端思想,有必要借地向世界诉说;四是希望见到西方左翼,以求世界共产主义运动中革命与改良两派的统一。

  二、曼谷会议讨论议题主要是政治协商制度深化和落实宪法35条中关于民主、言论、出版、罢工等自由条款及党主立宪等,根本没有所谓“会议达成共识。

  三、会议结束前就共识问题有很大争议,最终达成不写共识文件,同意由王希哲组织完成会议纪要作为会议唯一文件公布。

  四、所谓《中国(曼谷)左右合流会议公告》(见附件三)是伪造的共识,是极右势力试图将会议解读成左右合流反共卖国的阴谋文件,该文件以被会议主要召集人王希哲的否定,国人、特别是左派不要被谣言所左右。

  五、王希哲发表的《中国各方意见人士曼谷国事座谈会纪要》,(见附件一)尽管其中一些观点笔者是不赞同的,但基本是一个真实的曼谷会议文件。

  六、复兴网发表的张宏良《左右合流——西方敌对势力颠覆中国新战略》(见附件二)一文,是在没有任何调查研究基础上,极力配合极右势鼓吹左右合流阴谋的大毒草!是进一步刻意分裂左派的大毒草!其态度之轻率;其信谣、传谣之快速;其以谣立论之绝妙;其致参会同志于死地而后快之王明心态,跃然纸上,造成严重不良后果。

  七、为泛左团结大局计,笔者强烈要求复兴网立即删除张宏良《左右合流——西方敌对势力颠覆中国新战略》一文,并要求张宏良公开声明该毒文无效和公开道歉,否则,笔者将与之公开决裂和系统论战,并保留法律诉讼之选择!

  八、“多行不义必自毙,”“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这是人生的规律,张宏良也决不会逃脱这个规律。

  本声明将在秋石客博客及左右网分别发出。
  
秋石客
  2015年1月28日星期三

  2981次阅读

张宏良:左右合流——西方敌对势力颠覆中国新战略

作者: 左屁冲天, 发表于: 2015-01-29, 21:01 @ 秋石客

  在通过极右势力发动颜色革命的颠覆战略失败后,美国等西方敌对势力转而采取了一种新的颠覆战略,就是左右合流,在中国招募“左派”带路党来加入第五纵队,最近在泰国曼谷召开的中国左右合流会议,就是这个新的颠覆战略的标志。

  为了突出这次会议左右合流的特点,会议专门发表了一个释放刘晓波和薄熙来的声明,并且特别注明这是参加会议全体代表的共同要求。这个声明的恶毒之处就在于,一是把薄熙来和反共反华的西方敌对势力捆在一起,完全是在政治上判处薄熙来的死刑;二是把挺簿群众说成是反共反华的颠覆势力,试图把这部分群众逼上充当汉奸的绝路。用心可谓一石双鸟,极为险恶。

  这个声明完全暴露了参加会议那两位打着左派旗号的反革命内奸的真实面目,为了使他们在左派中能够继招摇撞骗,发挥分裂左派的作用,在他们的要求下,会议又发了个补充声明,声明他们二人在会议期间有过捍卫毛泽东思想的举动,是坚定的左派。只是这种欲盖弥彰的愚蠢行为,更加暴露了他们左右合流阴谋的刻意安排。

  这个左右合流会议,向人们揭示了最近左翼内部发生分裂的根本原因。中国经过左翼爱国力力量坚持不懈的长期斗争,政治形势发生了从反左到反右的巨大历史转变,政治领域的反腐败斗争,意识形态领域里马克思主义整顿,网络上对右派大V的清理……所有这些都表明,美国等西方颠覆势力搞垮苏东、搞垮中亚、搞乱中东的“颜色革命”战略,在中国已经不可能成功,因为中国的右太脏,人民根本不买他们的帐。于是西方敌对势力和国内汉奸势力,便转而采取新的左右合流战略,纠集一批新的不那么臭名昭著的右派,和一批暗藏的以及新收买的“左派”(被人民群众称之为“奸左”,),组建左右合流的新的第五纵队,准备进行最后的反扑,做最后一锤子买卖。

  他们这次左右合流工作的重点,就是制造左翼爱国力量内讧,制造左派内部分裂,煽动群众极端情绪,发展极端力量,加剧党群对立特别是加剧党与左翼爱国力量之间的矛盾,与党内极右势制造经济危机的阴谋相配合,准备把未来的经济危机演变为中华民族的全面危机,为美国等西方势力解体中国里应外和、创造条件。

  而目前制造左翼内讧和分裂、煽动左翼内部极端情绪的最有效办法,就是攻击那些在群众中有影响的左翼学者。这些左翼学者在唤醒群众、粉碎“颜色革命”的斗争中的作用,引起了汉奸极右势力的刻骨仇恨,成为这次左右合流的重点攻击对象,特别是那些混入左翼队伍的败类,对这些左翼学者的攻击简直达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程度。或许正是因为这种无所不用其极的疯狂打手身份,才成为了这次左右合流选择的对象。顺便说一句,所谓中国政府阻止其他学者参会的说法,完全是自我夸张的谎言,实际情况是其他左翼学者坚决拒绝了这个反共发华的左右合流会议的邀请。

  总之,革命和反革命都在总结历史经验,这次左右合流的阶级斗争新特点,就是美国总结在中东“颜色革命”成功的结果。在美国中央情报局充足经费的支持下,中国展开了左右合流的新的颠覆活动。
 
 张宏良微信文章,微信号zhanghongliang102

  关联阅读:

  中国(曼谷)左右合流会议公告

  原标题:中国各方意见人士国是座谈会(曼谷会议)新闻公告

  (复兴网编者按:最近中国左翼内部出现了一些分裂现象,这些分裂现象一部分是转型时期认识不同的结果,更主要的是外部敌对势力插手的结果,由逃亡美国的民运力量安排的这次左右合流会议,就从反面很好地回答了目前中国左翼分裂的原因。目前中国左右合流还刚刚开始,今后将很可能会成为美国等西方国家颠覆中国的主要形式,成为新的第五纵队。但是毛主席有句话,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美国等西方国家依靠极右势力做不成的事情,依靠左右合流同样做不到,而只能使中国人民更加认清他们的本质以及他们说培养的那些“左”派带路党的本质。)

  来自中国大陆、美国、德国、澳大利亚、泰国、香港等地的中国各方意见人士在泰国首都曼谷聚集一堂,进行了三天(2015年1月21至23日)的国是座谈会(曼谷会议)。曼谷会议由左派民运人士王希哲、草庵居士召集和主持,出席者有:杨建利(公民力量领导人,美国),仲大军(北京大军智库公司主任,中国大陆),秋石客 (著名左派独立学者,中国大陆),项观奇 (莱茵中国文化学院院长,德国),冯胜平(著名独立学者,原民运人士,美国),李云云(网络意見人士,美國),张鹤慈(独立学者,澳大利亞),黄钟(独立学者,香港),方圆(中国工党名誉主席,澳大利亞),王鸿宾(商人,泰國)等。由于中国当局的惯常敏感和紧张,致使近十位国内意见人士被限制出境,未能出席会议。曼谷会议的组织者和出席着对此深表遗憾。

  會議就中国各派宪政主张以及于此相关的问题进行了激烈的交流和辩论,并对共同行动的可能性和具体议题进行了细致的讨论。虽然出席者在众多问题上无法达成共识,大家本着开诚布公、求同存异的精神,对此次交流的价值给予充分肯定。

  出席者一致认为,中国的民间左、中、右各派应该回归到根本问题上寻求共识,根本问题就是人的基本权利保障问题,社会分配不公的根源是公民政治权利分配不公和政府完全垄断政治空间。会议达成共识,选择两个影响中国政局和人心最大的案子--刘晓波案和薄熙来案--作为突破口联合展开人权工作。

  出席者一致要求中国当局释放刘晓波。

  出席者一致要求中国当局释放薄熙来。

  曼谷会议开创了民间政治协商的先河,由此而形成的民间政治力量将成为在中国建立公平正义和谐社会不可缺少的因素。会议的组织者和出席者决心继续努力,扩大民间政治协商的范围和深度,形成真正的人民政治协商机制。

  王希哲 草庵居士
2015年 1月23日 曼谷
  

  2966次阅读

曾节明:海外政协会议的实质暨新形势下中国民运的对策

作者: 右屎乱撒, 发表于: 2015-01-29, 21:07 @ 左屁冲天

  只要不是政治瞎子,都可以看出:现在正在进行的“中国各方意见人士国是座谈会曼谷会议,是由中共当局主办的会议;谁出钱做东,谁就是会议的主办者,这是常识。

  这个会议与其前台召集人、前民主墙骨干、老牌议人士王希哲主持的“中国政治协商网”一样的性质,本来应该称之为“中国海外政协会议”,没有用这个名字,据说是为了避国内中国政协名称的讳。
  曼谷会议,就搭建起来了一个组织,这个组织的性质,与国内政协组织的性质有相通之处,即都是由帮助中国共产党的人组成:海外政协成员立志于帮助中共改善其领导——其最前卫的莫过于杨建利博士,要推动中共搞政治体制改革;国内政协则有拥护中共领导的前提要求;总之,这两个政协都是帮助共产党的性质,现在已经很明显,要推翻共产党的人、甚至反共言论比较激烈的人,全部被海外政协拒之于门外。

  但就功能方面,海外政协与国内政协有着很大的不同:
  对中共来说,国内政协的主要功能,是花瓶的功能。就是让它按需作秀,秀足中共“发扬民主”——治理国家充分听取党外各阶层意见的气象,营造中共专制者“与士大夫治天下”的假象;
  对中共来说,海外政协的主要功能,是分化瓦解海外反对派的功能。就是通过“统战”——利诱拉拢反对派阵营中的亲共派、“温和派”(不谋求结束共产党统治的人)和“招安派”(为了个人利益可以随时改变立场、转换门庭的人),以最大限度地孤立坚定的反对派-——即坚定反对共产党专制派和革命派,以达到扼制和消灭未来中国变天的海外政治能量策源地目的。
  分化瓦解海外反对派的战略,中共早在江泽民时期就开始实施:江时期,他们通过特线渗入“中国之春”和“民联”,孤立和搞垮了以孙中山为偶象、对他们威胁最大的革命派王炳章;后又通过潜伏在正义党内的共特,将其越境绑架回国,给海外革命派以沉重的打击。。。胡锦涛时期,中共成功地统战了某信仰团体,将其改造为对付民运和党内派系势力的维稳工具,胡锦涛、令计划一伙大力渗透和统战海外中文传媒,包括BBC、美国之音、自由亚洲、德国之声等媒体纷纷变调、“变味”、对中南海颇有威胁的电邮文摘政治杂志《大参考》莫名其妙地突然停刊。。。习近平上台后,除继续笼络利用某信仰团体外,大大强化了对海外反对派的分化瓦解,现在多维已与国内官媒无大差别,海外反对力度较大的明镜和博讯隔三差五地被黑,而挺习、挺胡、护中央、反茉莉花、反占中。。。的某团体媒体近年来一直安然无恙。  

  海外政协,就在习近平加强分化瓦解海外反对派的此种大背景下出台了,意味很明显:外围战已经收获得差不多了,现在可以直捣营垒——直接挖反对阵营的人,打造花瓶民运统一战线,象满清那样实现“以汉治汉”的目的,毕竟,通过杨建利来影响反对派,效果肯定要大大好过通过冯胜平来影响反对派。
  杨建利先生对此不以为然,他认为:海外政协是开创朝野良性互动的新事物,必大有利于中国民主化进程。

  问题是,时下的中共当局全无朝野互动的意愿,以下蛛丝马迹请杨建利兄参考: 
  如果中南海真有互动的诚意,就会扩大国内政协的功能,并且邀请部分海外反对派回国参加政协;至少,也会在国内召开“各方意见人士国是座谈会”,容许国内新闻媒体采访和报道,而不会去丝毫影响不到国内的曼谷召开此种会议;

  当权者主动实施无朝野互动,是一种开明的举措;习近平真的在走向开明吗?非也,恰恰相反,他在走向变本加厉的专制。最能够说明这个趋向的,是习近平对新闻出版自由的态度:习近平上台以来,对传媒互联网的专制管控、对言论的打压,居然比“胡紧套”都有过之而无不及!虽然胡锦涛对言论的钳制,已经比江泽民时期成十倍地强化了。
  习近平上台以来,由于封网大幅升级,“自由门”等翻墙软件已经很慢,现在习近平还进一步封锁VPN,中国网民的翻墙行动,整体有受阻的危险。
  由于新闻出版自由是开明者战胜顽固守旧势力所必需,任何真开明统治者,必然支持新闻出版自由,赵紫阳、胡耀邦、蒋经国、戈尔巴乔夫都是真开明者,他们都大力推进新闻出版自由;习近平一个如此敌视言论自由的人,怎么可能是真开明者呢?又怎么可能真地实施朝野互动呢?
  习近平是“里铁硬”的专制者另有一个蛛丝马迹,那就是他对“819”事件的态度:“胡汉文帝”仇视戈尔巴乔夫众所周知(多次咒骂戈氏是“叛徒”),习近平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公开斥责“819”事件中不愿向民众开枪的苏联红军官兵“竟无一人是男儿”,这清晰地反映出:习近平是支持“六四”屠杀的。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与反对派良性互动呢?又怎么可能平反“六四”、推动政改呢?

  由此可断:习近平一伙举办海外政协,绝对不是要“良性互动”,而是要对付海外反对派。杨建利先生要警醒!

  目前,习近平一方面铁腕反腐,以铲除政敌、增进专制效率,并借以笼络人心;另一方面强化对异议反对力量的镇压和分化瓦解,措施强硬而毒辣,“软的更软,硬的更硬”比胡锦涛走得更远。

  反对派怎么办?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中南海动员一切力量对付海外反对派,反对派也可以利用一切力量对付中南海。你不是要维稳吗?我偏要给你添乱。乱起来就好,乱起来才有民运胜利的机会,在当前当权派踌躇满志无比颟顸的情况下,只有大乱才会换得中国宪政民主的新天。现在薄熙来、周永康、令计划等身陷囹圄的前寡头,在自己被专了政痛苦中,未必没有后悔,未必不后悔自己为何没有勾结民运“敌对势力”搞垮中共——尤其象周永康平民出身、对老革命并无感情的人,其后悔可能尤为强烈。这些人暨他们的继承者,都是民运应该统战和团结的对象。
  表面上看,民运一穷二白,没有经费,但民运有潜在的巨大财源,这个财源就是周永康们转移到海外的资产;如果运作得当,终有一天会成为民运的经费。
  中共内部有火并激烈的派系,而这些派系斗争,有利于“超限战”,完全有可能“勾结”民运力量,因此,利用中共的钱,反对中共专制,就是民运的一种高境界。在这方面胡安宁迈出了先行的一步,胡安宁的“借力打力”尝试虽然功亏一篑,但据有珍贵的借鉴意义、积累了宝贵的经验。胡安宁的道路值得继续尝试。

  徐水良把一切与体制内有联系的人打成国安共特,批倒批臭全盘否定,而他自己却没有本事成任何事,这客观上是帮中南海舆论维稳。须知,与体制内有联系的人有两种,一种是帮中共维稳的间谍,这类人的特征是闪烁其词没有明确的反专制立场,另一种人是要里应外合推进和平演变类,这类人是大忠若奸的实干者。胡安宁一贯支持新闻自由和宪政民主的立场表明:他是后一类人。而徐水良一贯以来跟着某团体护中央、讨伐有威胁的民运异议人士,其客观作用与中共维稳派别无二致。

  今天的民运,亟需要胡安宁等大忠若奸类发挥里应外合的作用,而宜警惕徐水良等大奸若忠类以极端面目出现的扫荡破坏行为。

  在国内方面,由于习近平的高压政策。国内知名的民运人士根本无法活动,组织和运作只能转入地下,以保存实力、等待时机。在这种形势下,必须采取这样的策略:知名的不活动,活动的不知名。让不知名和没有案底的人进行民运活动,采取不公开结社组党,不设花名册,不宣传不做秀、多交友、多串联的方式,这样才能有效地化解中共当局的监控。

曾节明 写于2015年元月二十五日下午 

  3000次阅读

紧急辟谣

作者: 王草, 发表于: 2015-01-29, 21:10 @ 右屎乱撒

不知何人为制造混乱,在广发邮箱群和网上发出了一个所谓“中国各方意见人士国是座谈会(曼谷会议)新闻公告”。完全是伪造。

座谈会的纪要,还在商榷中。会议进行顺利。达到的共识,除了对宪法第35条人民权利法案,应全民一致努力落实外,其他一切问题,都还是各自叙述,加深沟通了解。决无对薄熙来,对刘晓波有任何所谓共识。甚至很少提到。

此人造谣制造混乱,目的是阴险的。是蓄意陷害会议,特別陷害国内出来的会议参加者的。我们给予强烈的谴责,並就此紧急辟谣。

王希哲
草庵居士
2015年1月25日
[email protected]

  2999次阅读
主题RSS Feed
帖子总数: 3621; 主题总数: 1899; 注册用户: 256; 当前在线: 170 (0注册用户; 170游客)
所有帖子RSS  新主题RSS | 联络管理员
Chinese Labour Pa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