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中国工党网站主页

工党论坛

论坛主页
显示完整帖子

重阳节纪念父母亲——记121师与23师在安顺冲突及美丽的救命女鬼

作者: 方圆, 发表于: 2019-10-06, 10:07
编辑: 方圆, 时间: 2019-10-06, 19:03

今天,2019年重阳节,是母亲104岁诞辰,再过两天,农历九月十一日,是父亲的125岁诞辰。父母生前,通常都是选在重阳节一起过生日。这篇短文,是儿子赠送给亲爱的父母的生日礼物。

妈妈临终前有两个遗愿,第一个遗愿是孙女有了,还想抱个孙子。可惜,孙子来到时,她老人家走了,父亲逝世时孙女孙子都尚未出生,这是我终生的遗憾。第二个遗愿是想买一部电视机。

妈妈逝世时,贵阳生产的12吋黑白电视机刚上市,而且要凭票购买,还常常断货。妈妈和我只能经常在晚饭后,步行到大舅家,在他的独子明明的那部宝贝9吋电视机中,追看连续剧《大西洋底来的人》。时不时,我们母子也在大舅家蹭饭,明明妻子小杨是回族,烧的红焖牛肉十分可口。现在家中有了清晰的75吋数位电视,永远告别了旧时代那个小小的模糊不清的屏幕,妈妈却不能和我们一起追电视剧侃侃而谈了,这也是我终生的遗憾。同时,也非常怀念逝去的大舅和远在大洋彼岸的明明一家。

记得小时候,没有电视机,家中的那部功率强大的18管收音机也被老爸赠送给贵州省人民政府了,只能听妈妈给我讲希腊神话故事,讲聊斋故事,讲那些似是而非,朦朦胧胧的鬼故事。说这些鬼故事似是而非,是因为妈妈讲的都是她的亲身经历。那些妈妈见到过的鬼魂,不论美丑男女,是可爱的还是可恶的,在那个唯物主义至上的年代,是不能用科学解释的迷信鬼话。最近量子纠缠的理论与实验,越过了唯物唯心那条看似不可逾越的界限,给人们认识世界提供了一个新窗口,新思路。

我六七岁时,妈妈给我们讲过一个美丽女鬼救命的故事。妈妈说,1935年黔军犹国才部被蒋介石改编为121师,驻扎贵州安顺,我父亲郑仲坚时任121师副师长兼参谋长,带着妈妈来到安顺。因为23师驻扎城内,121师只得驻扎城外,仅是师部借住在安顺名门望族邓若符先生的公馆——邓家大院。

当时住在师部的眷属有三位太太与一位姨太太:师长吴剑平太太、副师长兼参谋长郑仲坚太太、661团团长魏锡龄太太,副师长牟廷芳姨太太。661团不久后就改番号为363团,是121师的主力,一直是护卫师部的劲旅,所以魏叔叔带着师部警卫连和他的太太住在大院的第一进。吴剑平夫妇、郑仲坚夫妇、牟廷芳和他的姨太太住在第三进。

吴叔叔夫妇和我父母住在第三进的正房左右两侧,牟叔叔在121师的两个副师长中,排名在我父亲之前,本来应当住正房的,但因为他带的是姨太太而非正室,姨太太地位卑微,所以,牟姨太当然不能与吴太太和郑太太平起平坐,因此牟叔叔只能与这位大学毕业的漂亮聪明的姨太太车宜女士,屈居厢房。

不过,这位姨太太打起麻将来可是一把好手,几位正室太太没有一位是她的下饭菜。这三位太太和一位姨太太,也正好凑齐一桌麻将。

1935年岁次乙亥,也与今年(2019年)一样,属猪。是年腊月初八,也就是民俗中的腊八节,是公历1936年元月三日。

《礼记》说:“腊者,接也,新故交接,故大祭以报功也。”(注1) 所以腊八节是一个送旧迎新的节日。之所以称为“腊八”,源于周礼中的腊祭对象是八种表征:先啬、司啬、农、邮表、坊、水庸、猫、昆虫。前三者是农神,邮表、坊、水庸是农业工具的标志,猫捕食老鼠,昆虫则是飞鸟的食物。民间习俗是腊八节要把多种粮食混合熬成腊八粥食之,以示用祭祀的高度来敬重我们中华民族生存发展的根本——农业。当然,腊八节也有避邪逐疫,迎神送鬼之意。往往在这一天深夜,人们都会“洒水饭”(冷水泡冷饭),施舍给孤魂野鬼。

这天,几位太太和姨太太,打了八圈麻将,吃完腊八粥后,哈欠连天,把勤务兵们准备好的水饭洒向四周,心中默念这些认识与不认识的孤魂野鬼,在冥冥中关照自己一家,然后急急忙忙赶回房中,陪老公睡觉去也。

我母亲说,那晚尽管是冬夜,也竟然下起大雨,雷鸣电闪,把熟睡中的父母亲双双吵醒。当雷声停止以后,父母亲听到挂在床头的古剑,在静静的雨夜中发出“嚓嚓嚓”的响声,只见那古剑从剑鞘中慢慢滑出小半截,暗暗辉映出闪电的冷光。父母正在吃惊,忽然看见闪电光中,一位长发披肩的美丽女子,默默注视着惊奇中的父母。父亲从不言怪力乱神,更不信怪力乱神,他此时想到的不是鬼魂,而是刺客,马上从枕头下抽出佩枪上膛,正准备射击时的那一瞬间,这位长发披肩的美丽女子,消失得无影无踪,无声无息。我父亲一面起身点亮马灯,一面大声喊叫勤务兵陈绍安。陈绍安闻声赶来,持枪四处寻找,没有看见任何人影,唯一看见的是那把古剑,正在“嚓嚓嚓”地慢慢退回剑鞘。

第二天一大早,我母亲把昨晚的异象告诉吴剑平太太。吴剑平太太叫我母亲不要声张,以防扰乱军心。同时,吴剑平太太找到邓家大媳妇,告知此事,问问她们可有见过同样的异象?这位邓家大媳妇悲愤地对吴太太说:

“请吴太太告诉郑太太不要害怕,这是我家的一位大丫头,121师来到安顺前,被23师的一位营长看中,非要收为妾侍,这位丫头不从,那位营长带着十几个大兵把她抢走,可怜她被糟蹋后上吊自尽。冤魂不散,但对人无害,我们都看到过好几回。这次把郑太太吓得厉害,真是对不起。”

吴婶婶把邓家大媳妇所言转告我母亲,我母亲当时正怀着我大哥哥,反胃呕吐,非常难受,听到此言,更加不舒服,马上要我父亲另找房子搬家。吴剑平夫妇也觉不吉,要我父亲同时为他们另找住房。

我父亲找到一位回族保姓富商的公馆,不但房子很宽敞,保姓富商也极为热情,而且离121师的师部——邓家大院不远。当天下午,我的父母和吴叔叔夫妇一同搬离邓家大院,住进保家大院。但121师的师部仍然驻在邓家大院,由661团魏锡龄团长值守。

搬家约一周后的深夜,安顺就发生一件大事,那就是湖南籍的23师对贵州籍的121师突然发起偷袭。23师的师长由27军军长李云杰兼任,实际上27军也仅有23师一个师。当时李云杰生病住院,由副师长李必蕃代理师长。

23师原是湘军一个工兵营,营长李云杰大量招收李姓亲戚和李姓湖南嘉禾子弟,经过多年经营,才发展成被人称为‘李家军’的23师。23师的三个团长李必蕃、李紫卿、李岳霖均为嘉禾人,时人拟对联戏曰:“一成薪二成薪三成薪,薪薪薪不必上峰规定;军长李师长李旅长李,李李李俱是嘉禾同宗。”(注2)

三个团长中的李必蕃,字子祺,是李云杰族中兄弟,先后就读于湖南陆军小学、武昌陆军中学和保定军校第一期工兵科。毕业后被李云杰拉到23师,十几年中升至23师副师长。

23师从1931年开始,就到江西参加“围剿”红军,和红军作战数年,被红军歼灭过半,一直没有补充兵员,兼之吃空饷,23师虽然号称一个师,实际上不到两团人马。

红军长征后,23师一路追击红军,在湘江战役中重挫红军,算是报了一箭之仇。此师军纪一直不好,在红军撤出江西后,23师在原红军根据地烧杀掳掠,奸淫妇女,是一虎狼之师。住进安顺后,同样不改恶习,危害地方。安顺父老绅士,一状告到蒋介石那里,因为老蒋当时坐镇贵阳,指挥国军追剿红军。他当时正在想方设法,借追击红军之机,吞并贵州军阀势力。在此收买人心之际,老蒋当然不容湖南籍的23师在贵州胡作非为,打乱他的计谋,马上密令贵州籍的121师把湖南籍的23师缴械整训。

谁知这个消息被正在贵州追击红军的湖南籍国军追剿部队前敌总指挥薛岳得知,他急忙电告李云杰,一方面要他管束部队,另一方面要他命令23师要和平接受121师的缴械整训,不得违抗领袖命令,发生冲突。

病中的李云杰得此消息后,误以为是121师向蒋介石何应钦告了恶状。他自视过高,认为121师人数虽多,但战斗力不如久经沙场的23师,在医院中命令代理师长李必蕃将121师先行缴械,一口吞掉121师,正好补充自己的兵员,造成既成事实,逼迫老蒋认可,所以才有这次夜袭121师事件。

此时的121师,虽然在23师发动偷袭前两天,也就是吴师长和郑副师长搬出邓家大院后不几天,就接到老蒋把23师缴械整训的命令,经过师部几位将领商议,还是以和平缴械,不惊扰安顺百姓为首选。

为了拉近关系,以示友好,也是为了麻痹23师的首脑,吴剑平牟廷芳郑仲坚等三位121师的将领,白天还特地宴请李必蕃等几位23师的将领,而李必蕃等也虚与委蛇。双方推杯把盏,相谈甚欢。没有想到,当天晚上23师就先下手为强了。

我母亲说,23师发动夜袭那天,先是推出大炮对准驻扎在邓家大院的121师师部,然后23师驻在安顺的全部兵力约四千人倾巢而出,紧紧包围邓家大院。

住在保家大院的吴叔叔与我父亲知道事变发生后,立即电话通知661团魏锡龄团长率领师部警卫连,保护副师长牟廷芳从邓家大院后园翻墙而出,急奔驻在安顺城外的661团团部,同时急令661、660、659三个团及炮兵营,以近3倍于23师的兵力,跑步进城,火速将23师反包围于邓家大院周围。

在121师3个团和炮兵营尚未进入安顺前,23师代理师长李必蕃带领一个营,率先冲入邓家大院,四处寻找121师的正副师长和661团团长未果,将院内所有女眷集中,当面把魏锡龄的勤务兵五花大绑,乱鞭毒打,要他指认几位正副师长的太太和几位正副团长的太太。这位勤务兵是一个英勇忠诚的硬骨头,推说不认识这几位太太。李必蕃令身边士兵用刺刀刺进这位勤务兵的大腿问:“就算你不认识其他几位太太,魏锡龄太太你会不认识吗?”然后一刀一刀刺向这位英勇的勤务兵全身上下,刺一刀问一句:“魏锡龄太太是谁?”

只见每刺一刀,鲜血喷出,而这位英勇的勤务兵,虽然痛不可忍,大声喊叫,但坚不吐实,刺了几十刀才倒地而死。

当时由于师长吴剑平夫妇和副师长郑仲坚夫妇早已经搬家,院中只剩661团团长魏锡龄的太太陈懿芬夫人,来此串门留宿的661团副团长韩迪太太谭列亦夫人,副师长牟廷芳的姨太太车宜如夫人。她们在慌乱中都穿上借来的邓家丫鬟佣人服装,把头发散开,抓了些煤灰涂在脸上。

661团团长魏锡龄的太太陈懿芬夫人(距此事四十多年后成为我的岳母),装扮成一个厨房帮工在砧板上切菜,因为担心那位被刺刀刺得大声喊叫的勤务兵忍不住剧痛,指认出自己,在极度紧张中把小指头切掉,鲜血直流,也未察觉和感到疼痛。一直等121师援兵到达,将23师代师长李必蕃等一应上下缴械后,魏叔叔看见魏婶婶面前的砧板上的鲜血直淌,过去一看,太太左手的小指头已经掉落一旁,他一把抱住太太,大叫医生,魏婶婶才感到剧痛,昏死在魏叔叔怀中。

在这次事变中牺牲的661团团长魏锡龄的勤务兵因为忠贞救主,追授上尉军衔,受到121师全师官兵隆重追悼,魏锡龄夫妇披麻戴孝,三叩九拜,重金撫恤家属。

事变第二天,李云杰得知深夜偷袭121师失败,23师全师被121师缴械。又急又气,羞愤交加,急火攻心,吐血而死。李云杰逝世后,李必蕃把一切过错全推在李云杰头上,向蒋介石下跪认错,向121师俯首道歉,方才得以过关,恢复编制,坏事变成好事,真除23师师长。以后李必蕃带领23师在抗日战场英勇抗敌,这是后话。

我母亲说,事变结束后,121师几位师长副师长和几位团长副团长及夫人们都前往邓家大院对邓家上下道谢安抚慰问。这时,邓家大媳妇与吴剑平夫人和我的母亲谈及前几天在雷雨交加的那晚上出现的美丽丫头鬼魂,都说这位美丽女鬼,救了121师吴师长郑副师长及两位夫人,同时,也籍121师之手,申了自己的冤屈,报了自己的仇恨。

注释:

注1:维基百科/腊八节:https://zh.wikipedia.org/wiki/腊八节
注2:百度百科/李云杰:https://baike.baidu.com/item/李云杰/64968

2019年10月7日,重阳节于堪培拉

  2473次阅读

完整帖子:

 主题RSS Feed

帖子总数: 3626; 主题总数: 1903; 注册用户: 256; 当前在线: 141 (0注册用户; 141游客)
所有帖子RSS  新主题RSS | 联络管理员
Chinese Labour Pa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