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中国工党网站主页

工党论坛

论坛主页
显示完整帖子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作者: 平头转, 发表于: 2015-07-25, 23:02 @ 盛雪驳彭小明

今早醒来,首先看到转来的盛雪群发信:“小平头、朱瑞、费良勇、刘劭夫、陈毅然、彭小明,这两年来你们公开合流,很好。不管你们出于什么原因、什么心态、什么背景、什么目的,我对你们只有怜悯,也求世人怜悯你们。盛雪”

看来,很有必要澄清以下事实:1、我与费浪勇先生从没有过任何联系。2、我与彭小明先生也从没有过任何联系。不仅如此,还不敢苟同他的有关西藏问题的观点。但彭先生的这封《致民阵特别工作委员会各位委员的信》,有理有据,十分负责,呈现了一个民主追求者的正气和公义,肃然起敬。3、我曾与刘劭夫先生和毅然女士通过话,那是因为加拿大警方向我调查盛雪,为了有的放矢,我跟他们求证了一些情况。不过,也有一年多没任何联系了。4、我与小平头有联系,这一点,我在《受害者的反击》一文中已说清楚了。否则请盛雪务必拿出“公开合流”的证据。

事实上,这两年多以来,我连好朋友也是很少联系的,因为忙于写作长篇纪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现已近尾声。我愿意先把《导言》发表在这里,供大家参阅。——朱瑞按

中国人爱玩圈子,即使到了国外,也要跨过七大洲、越过四大洋,搬弄出一个又一个小圈子。反过来说,中国人最担待不起的,就是被排除在圈子之外了。所以,在一个小圈子里,最厉害的整人方法,莫过于孤立或边缘化他人了。

毛泽东算摸透了中国人的脾气,玩弄异己于股掌之上。像“文化大革命”,从某种意义说,可谓玩弄异己的运动。凡是异己或者潜在的异己,就发动积极分子们将其祸害成牛鬼蛇神,打倒在地,再踏上一只脚。还令其朋友、亲人等周围之人都与其划清界线。

虽然“文化大革命”时我还很小,但也体验了这冰山一角。一天,我跟着爷爷到街上转悠,突然,前面出现了又喊又叫的人群。到了跟前才发现,被围在中间的是个穿着白大褂的人,他那头上还被很滑稽地扣了一个纸糊的高帽,大家正在向他发泄着愤怒,一会儿举拳头,一会儿踢腿,有的还吐着口水。

“啊,爸爸!”我喊了起来。爷爷立刻把我抱在怀里,捂住我的嘴。

爸爸是医生,懂英语,偶尔还翻译一些医学论文。妈妈就拿着那些发表了爸爸译文的医学杂志给我们姐妹几个看。我当然看不懂,但知道爸爸了不起,起码妈妈舍不得让爸爸下厨做饭的 。

现在,爸爸的尊严被那些革命群众残忍地蹂躏着,而全部原因,后来听说,仅仅是我家拥有一片果园。但那并不是爸爸的错,是爷爷的爸爸留下的财产。不过,很快就被国家没收了。

长大后,发现同学们也常玩小圈子,也常有人被孤立和边缘化,我很是反感,就主动走近那些形只影单的同学,跟她们说话,甚至帮她们写作文。这倒不是说我喜欢标新立异,只是不能忘掉父亲被批斗的情景。我告诫自己,不跟着别人欺负人,不随波逐流。

包括我的穿着打扮,既不想赶时髦,也不会穿那些粗制滥造、花里虎哨随大流的次品。穿衣服力求自然大方,避免招摇、也别画蛇添足。但是很希望料子好,做工精良。这在中国,谈何容易?

也算命里注定吧,我看见了西藏。走进帕廓的那一瞬间,我就被征服了。我喜欢那里的一切,从服装到首饰,买了这个买那个。而我接触的藏人,也与中国人不同, 他们不搞小圈子,不孤立他人,不欺服弱者,甚至对乞丐也满怀怜悯。然而正是他们,在遭受着中国的入侵和压榨。

于是,我开始写西藏,写他们的服装、首饰,写他们内在的善,更写他们正在经历的苦难……写着写着,就与那个“支持西藏”,自称民运“重量级”的人物相遇了。我说的是盛雪。第一次见到她,就被那种忸怩而花哨的打扮吓昏了,接下来,又被那些空洞的人云亦云的口号吓昏了,在我看来,此人就是一部制造喧嚣的机器。后来,唯色用“厌恶”,形容她对盛雪的观感,可谓一语中的。

但是,贡嘎扎西非让我参加温哥华的汉藏交流,又让我在达兰萨拉期间,与盛雪那个所谓的“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临时活动几天,我当然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但贡嘎一次又一次地打来电话,以他那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了我。

没想到,从此就被盛雪粘上了。比如,在温哥华汉藏会议期间,盛雪拐弯末角要我捐款;而在达兰萨拉期间,盛雪的朋友阿海又要我加入盛雪计划成立的“国际汉藏作家协会”;后来,那个所谓的“北美华人媒体参访团”离开了达萨,仍然把我的电邮圈在里边,又是通知电话会议,又是介绍他们的聚餐……不过,我始终沉默着,保持了敬而远之。

于是,盛雪发来公开信,给我戴上了“破坏汉藏关系的大帽子”,这就相当于打成“牛鬼蛇神",于是乎她那利益圈中的积极分子们一拥而上,以真名、化名、匿名,对着我这设定的靶子,栽赃陷害,开始了花样翻新的大批判。这让我很自然想起当年爸爸被批斗的情景,何等相似!没想到这些口口声声离不开“民主”的人士们,竟然把毛泽东的花拳秀腿,学得如此惟妙惟肖,对发掘利用人性弱点,如此在行。

我不怕被孤立,不仅不怕,还很乐意独处。有时一个人在家,为阻挡外面的喧闹,还要把窗帘挡上。但盛雪对我的孤立却是另外一种境地,盛记一伙很得毛泽东“文化大革命”真传,把人拽进一个烂泥塘,再进行各种各样的精神凌辱。那时,我每天都会收到各种各样的批判邮件。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唯色和尊贵的阿嘉仁波切,以及来自西藏三区的很多藏人,公开地表达了对我的信任和支持,挡住泼来的污水,百倍地答谢了我这些年对西藏的写作,虽然这是我——一个西藏问题的直接和间接目击者的义务。

这肯定让盛雪的小圈子吃惊了。以往,他们想祸害谁就可以祸害谁,从来所向披靡。我的朋友也提醒道:“那是捅一团包着屎的马蜂窝,巨人也斗不过,而且粪水会溅得到处都是。”朋友所言不虚,其后我果然领教了盛记圈子怎样抓住中国人的弱点,只要提供少许利益,就会有人,包括学者、作家、律师各色人等,朝她下跪,毫不在意普天之下还有公义和良心。

这个小圈子究竟毁谤埋葬了多少无辜之人?只有盛雪自己最清楚。而此刻,境内外藏人路见不平的发声,会让那些善于投机、为盛雪作拥趸的人后悔昧着良心站错了队吗?

无论如何,盛雪的厚颜无耻一以贯之。说起来,前后有四年多时间,我平静的写作生活完全被搅乱。一会儿见发来匿名攻击信;一会儿见盗用我名义、仿冒我邮箱的群发邮件;一会儿见造谣说我靠盛雪炒作自己……一波又一波,直到盛雪被德国之声和自由亚洲电台陆续解聘,并被加拿大警方追查,我的生活才相对平静了。

平静的日子,让我有了更多的时间,回首这次海外“文化大革命”的惊涛骇浪。为了不再有异议者的尊严被凌辱,为了使“中国海外民运”中一些自毁形象者有勇气审视自己,我决定在此曝光这个“民运”小圈子,或者说,“民运江湖”。

“也许有人会说,这是在报复。不是的,报复无助于说明真相,而说明真相,让事实水落石出,比报复重要得多。”似乎这是赫尔岺说过的话,虽然我不太喜欢这位唯物主义者,但这句话是有道理的。而且我知道,说明真相需要大量细致的工作,需要以平静的心情回忆发生的事实,并以翔实的第一手材料和大量原始文字向有心了解真相的人们展示来龙去脉。


转自朱瑞博客:http://zhu-ruiblog.blogspot.ca/2015/07/blog-post_24.html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操作


Pt Xiao ([email protected])

添加至联系人

2015/7/25






收件人: 争鸣 平台, [email protected], 社民主义群发, 社中委, 公民世界, 巴黎, 公民 力量, 悉尼平台

[email protected]








今早醒来,首先看到转来的盛雪群发信:“小平头、朱瑞、费良勇、刘劭夫、陈毅然、彭小明,这两年来你们公开合流,很好。不管你们出于什么原因、什么心态、什么背景、什么目的,我对你们只有怜悯,也求世人怜悯你们。盛雪”

看来,很有必要澄清以下事实:1、我与费浪勇先生从没有过任何联系。2、我与彭小明先生也从没有过任何联系。不仅如此,还不敢苟同他的有关西藏问题的观点。但彭先生的这封《致民阵特别工作委员会各位委员的信》,有理有据,十分负责,呈现了一个民主追求者的正气和公义,肃然起敬。3、我曾与刘劭夫先生和毅然女士通过话,那是因为加拿大警方向我调查盛雪,为了有的放矢,我跟他们求证了一些情况。不过,也有一年多没任何联系了。4、我与小平头有联系,这一点,我在《受害者的反击》一文中已说清楚了。否则请盛雪务必拿出“公开合流”的证据。

事实上,这两年多以来,我连好朋友也是很少联系的,因为忙于写作长篇纪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现已近尾声。我愿意先把《导言》发表在这里,供大家参阅。——朱瑞按

中国人爱玩圈子,即使到了国外,也要跨过七大洲、越过四大洋,搬弄出一个又一个小圈子。反过来说,中国人最担待不起的,就是被排除在圈子之外了。所以,在一个小圈子里,最厉害的整人方法,莫过于孤立或边缘化他人了。

毛泽东算摸透了中国人的脾气,玩弄异己于股掌之上。像“文化大革命”,从某种意义说,可谓玩弄异己的运动。凡是异己或者潜在的异己,就发动积极分子们将其祸害成牛鬼蛇神,打倒在地,再踏上一只脚。还令其朋友、亲人等周围之人都与其划清界线。

虽然“文化大革命”时我还很小,但也体验了这冰山一角。一天,我跟着爷爷到街上转悠,突然,前面出现了又喊又叫的人群。到了跟前才发现,被围在中间的是个穿着白大褂的人,他那头上还被很滑稽地扣了一个纸糊的高帽,大家正在向他发泄着愤怒,一会儿举拳头,一会儿踢腿,有的还吐着口水。

“啊,爸爸!”我喊了起来。爷爷立刻把我抱在怀里,捂住我的嘴。

爸爸是医生,懂英语,偶尔还翻译一些医学论文。妈妈就拿着那些发表了爸爸译文的医学杂志给我们姐妹几个看。我当然看不懂,但知道爸爸了不起,起码妈妈舍不得让爸爸下厨做饭的 。

现在,爸爸的尊严被那些革命群众残忍地蹂躏着,而全部原因,后来听说,仅仅是我家拥有一片果园。但那并不是爸爸的错,是爷爷的爸爸留下的财产。不过,很快就被国家没收了。

长大后,发现同学们也常玩小圈子,也常有人被孤立和边缘化,我很是反感,就主动走近那些形只影单的同学,跟她们说话,甚至帮她们写作文。这倒不是说我喜欢标新立异,只是不能忘掉父亲被批斗的情景。我告诫自己,不跟着别人欺负人,不随波逐流。

包括我的穿着打扮,既不想赶时髦,也不会穿那些粗制滥造、花里虎哨随大流的次品。穿衣服力求自然大方,避免招摇、也别画蛇添足。但是很希望料子好,做工精良。这在中国,谈何容易?

也算命里注定吧,我看见了西藏。走进帕廓的那一瞬间,我就被征服了。我喜欢那里的一切,从服装到首饰,买了这个买那个。而我接触的藏人,也与中国人不同, 他们不搞小圈子,不孤立他人,不欺服弱者,甚至对乞丐也满怀怜悯。然而正是他们,在遭受着中国的入侵和压榨。

于是,我开始写西藏,写他们的服装、首饰,写他们内在的善,更写他们正在经历的苦难……写着写着,就与那个“支持西藏”,自称民运“重量级”的人物相遇了。我说的是盛雪。第一次见到她,就被那种忸怩而花哨的打扮吓昏了,接下来,又被那些空洞的人云亦云的口号吓昏了,在我看来,此人就是一部制造喧嚣的机器。后来,唯色用“厌恶”,形容她对盛雪的观感,可谓一语中的。

但是,贡嘎扎西非让我参加温哥华的汉藏交流,又让我在达兰萨拉期间,与盛雪那个所谓的“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临时活动几天,我当然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但贡嘎一次又一次地打来电话,以他那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了我。

没想到,从此就被盛雪粘上了。比如,在温哥华汉藏会议期间,盛雪拐弯末角要我捐款;而在达兰萨拉期间,盛雪的朋友阿海又要我加入盛雪计划成立的“国际汉藏作家协会”;后来,那个所谓的“北美华人媒体参访团”离开了达萨,仍然把我的电邮圈在里边,又是通知电话会议,又是介绍他们的聚餐……不过,我始终沉默着,保持了敬而远之。

于是,盛雪发来公开信,给我戴上了“破坏汉藏关系的大帽子”,这就相当于打成“牛鬼蛇神",于是乎她那利益圈中的积极分子们一拥而上,以真名、化名、匿名,对着我这设定的靶子,栽赃陷害,开始了花样翻新的大批判。这让我很自然想起当年爸爸被批斗的情景,何等相似!没想到这些口口声声离不开“民主”的人士们,竟然把毛泽东的花拳秀腿,学得如此惟妙惟肖,对发掘利用人性弱点,如此在行。

我不怕被孤立,不仅不怕,还很乐意独处。有时一个人在家,为阻挡外面的喧闹,还要把窗帘挡上。但盛雪对我的孤立却是另外一种境地,盛记一伙很得毛泽东“文化大革命”真传,把人拽进一个烂泥塘,再进行各种各样的精神凌辱。那时,我每天都会收到各种各样的批判邮件。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唯色和尊贵的阿嘉仁波切,以及来自西藏三区的很多藏人,公开地表达了对我的信任和支持,挡住泼来的污水,百倍地答谢了我这些年对西藏的写作,虽然这是我——一个西藏问题的直接和间接目击者的义务。

这肯定让盛雪的小圈子吃惊了。以往,他们想祸害谁就可以祸害谁,从来所向披靡。我的朋友也提醒道:“那是捅一团包着屎的马蜂窝,巨人也斗不过,而且粪水会溅得到处都是。”朋友所言不虚,其后我果然领教了盛记圈子怎样抓住中国人的弱点,只要提供少许利益,就会有人,包括学者、作家、律师各色人等,朝她下跪,毫不在意普天之下还有公义和良心。

这个小圈子究竟毁谤埋葬了多少无辜之人?只有盛雪自己最清楚。而此刻,境内外藏人路见不平的发声,会让那些善于投机、为盛雪作拥趸的人后悔昧着良心站错了队吗?

无论如何,盛雪的厚颜无耻一以贯之。说起来,前后有四年多时间,我平静的写作生活完全被搅乱。一会儿见发来匿名攻击信;一会儿见盗用我名义、仿冒我邮箱的群发邮件;一会儿见造谣说我靠盛雪炒作自己……一波又一波,直到盛雪被德国之声和自由亚洲电台陆续解聘,并被加拿大警方追查,我的生活才相对平静了。

平静的日子,让我有了更多的时间,回首这次海外“文化大革命”的惊涛骇浪。为了不再有异议者的尊严被凌辱,为了使“中国海外民运”中一些自毁形象者有勇气审视自己,我决定在此曝光这个“民运”小圈子,或者说,“民运江湖”。

“也许有人会说,这是在报复。不是的,报复无助于说明真相,而说明真相,让事实水落石出,比报复重要得多。”似乎这是赫尔岺说过的话,虽然我不太喜欢这位唯物主义者,但这句话是有道理的。而且我知道,说明真相需要大量细致的工作,需要以平静的心情回忆发生的事实,并以翔实的第一手材料和大量原始文字向有心了解真相的人们展示来龙去脉。


转自朱瑞博客:http://zhu-ruiblog.blogspot.ca/2015/07/blog-post_24.html

  3183次阅读

完整帖子:

 主题RSS Feed

帖子总数: 3642; 主题总数: 1912; 注册用户: 255; 当前在线: 118 (0注册用户; 118游客)
所有帖子RSS  新主题RSS | 联络管理员
Chinese Labour Pa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