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中国工党网站主页

工党论坛

论坛主页
显示完整帖子

盛雪:小平头、朱瑞、费良勇、刘劭夫、陈毅然、彭小明,这两年来你们公开合流,很好。

作者: 盛雪驳彭小明, 发表于: 2015-07-25, 22:58

小平头、朱瑞、费良勇、刘劭夫、陈毅然、彭小明,这两年来你们公开合流,很好。

不管你们出于什么原因、什么心态、什么背景、什么目的,我对你们只有怜悯,也求世人怜悯你们。

盛雪

附1:罗乐驳彭小明

彭小明,


你的这种小平头风格的文章,本来没必要回复。可毕竟你是发在民阵内部网站上的,我就姑且认为你是善意的,与你讨论。

首先,无论把这称为权力之争、意气之争,还是正邪之争,我都无所谓。一个人,如果只以自己为正,那么在他眼里,只要与他不同的就肯定是邪的。在小平头笔下,民运圈里几乎所有人都是邪的,只有他一个正的。可惜,这并不表示他自己就真的正。

一个民主团体内部,有争议、有质疑都是正常的。用不着上纲上线。民阵有章程、有制度,按照章程互相监督防范,都是合理的。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一定要把这当作是大是大非的路线斗争。难道我们耳闻目睹中共几十年的内斗过程,还不懂得这种斗争的危害吗?

下面我想请彭小明对盛雪的几条指控提出相应的证据。

1、彭小明说:“盛雪将主要的批评者一概斥之为中共特务。”

我作为民阵加拿大的一员,与盛雪经常接触,从未有盛雪把批评者斥为特务的印象。

我加入民阵几年来,有过若干次批评盛雪的经历。我没有被斥为特务。陈一然曾经是民阵之友,后来在网上发表几次污蔑盛雪和民阵加拿大的文章,她没有被斥为特务。我以前没有听到或读到过苏君砚批评盛雪,只是今年从费良勇那里得到了这样的信息,而苏君砚也没有被斥为特务。

目前被民阵加拿大怀疑为特务的只有刘劭夫一个人。而这项怀疑却是在他署名公开批评盛雪之前发生的。当时他还不是盛雪的“主要批评者”(至少公开不是)。

2、彭小明给苏君砚、刘劭夫和陈毅然(陈育国)等人都带上了特务的帽子。

请问根据何在?

3、苏君砚退出民阵,我是经手人。我已经解释过几次了,由于他自己拒绝说明原因,别人只能推断。所谓推断,都是按照平常对这个人的了解而进行的。未必完全准确,但应该八九不离十。

苏君砚自己在退出之后很久(2015年3月)才写了退出的原因(由费良勇公布)。在其自己公开发表的原因中,当然不可能写自己对女性领导的歧视心理。对于真实原因,仍然只能靠推断。

3、苏君砚在2015年3月写信指控盛雪2009年曾向他要过五百元钱,并把这作为自己四年之后(2013年)退出民阵的原因之一。(盛雪否认这个指控。)

对于这种无凭无据的指控,外人很难判断真假,只能作为参考,再考虑其他因素进行判断。

我向民阵加拿大的其他成员大致打听了一下,没有人说盛雪曾向自己要过钱。相反,盛雪倒很大方,经济上、物质上帮助过的人不止一两个。所以,苏君砚的话显得很不可信。

彭小明,如果你相信苏君砚的这个指控,请你说说理由。

4、彭小明说,盛雪指责别人是特务的理由是这些人经常回国。

请问彭小明,盛雪在什么场合、对谁这样说过?

正如彭小明所说,民阵加拿大时常有人回国;盛雪的丈夫也时常回国;甚至盛雪自己也曾试图回国。她怎么可能会以“经常回国”作为判断是否特务的标准呢?

说到回国,苏君砚确实惹人怀疑。

我刚加入民阵时苏君砚对我讲过,他在偷渡去缅甸境时面对面打死过两个中国边防军(参见他的回忆录《血色中国》)。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么他在中国就是杀人嫌疑犯,即使没有受到国际通缉、没有被要求引渡,也会在踏入中国土地时被逮捕。他既然一方面公开宣称自己打死过边防军,另一方面又无需顾虑被逮捕的可能性而经常回国,然后又总能毫发无损地离开中国,说明他并没有犯过杀人罪。也就是说,他的“自传”里的“真事”是说着玩的。

我没怀疑过苏君砚是特务,我相信他只是喜欢信口开河、缺少诚信而已。

5、我相信加拿大华人社区有中国的外逃贪官。但这和民阵有什么关系?不明白彭小明想说什么。加拿大的阿拉伯社区可能还有恐怖主义者呢,难道就要因此怀疑加拿大的穆斯林吗?

另外,我顺便给彭小明讲点常识:中国外逃贪官在海外加入政治团体,并不等于该政治团体支持中国贪官。也许你们德国的政党在吸纳党员时要做背景调查,加拿大政党没有这个习惯。加拿大政党对入党者几乎没有任何要求,只要你愿意缴纳一点点党费,你就是党员;只要你积极为该政党工作并得到认可,你就可以成为该党骨干。只有在竞选重要岗位时,才需要背景调查。如果后来发现某个党员有不良前科,充其量只是让其周围的党员感到些尴尬,但很少给党造成重大影响,因为这是无法预防的。

6、彭小明说:“盛雪未经理监事会的商议就任用自己亲近的人手组成调查组,并很快发表了盛雪清白的报告。”这是信口开河。

民阵加拿大的调查组是民阵加拿大会议决定的,而不是盛雪组织的。事实上,盛雪没有相应的知识去组建这样的调查组。

在调查方面,我是内行,盛雪是外行(我不知道民阵其他分部是不是有内行)。这个调查组是我提议成立的。在我建议之前,盛雪根本就没有想到过用调查组的形式进行回应。在我加入民阵前,民阵总部受到过无数次舆论污蔑,从来没有用“调查”这种方式进行过回应。

按照彭小明的逻辑,那么刘劭夫和苏君砚都是盛雪亲近的人了。因为在第一次讨论成立调查组时,提名了三个调查组成员,刘劭夫和苏君砚二人名列其中。(他二人不愿参与,后来才换了别人。)

7、彭小明有时候会做出一副懂行的样子,说一些外行的话。彭小明说“从法学常识出发,当事人盛雪所涉社团出具的报告,不具备说服力。”彭小明大概是在自己被窝里学的法学常识吧?

民阵团体是一个有制度的民运组织,包括行政责任机构(主席、副主席),核心决策机构(理事会)和纪律检查机构(监事会)。(与民主政府的行政、立法、司法机构相对应。)这些机构既共同工作,又互相监督。在这个框架下成立的内部调查组当然是有效的。

民阵加拿大调查组的调查报告中明确申明:各位如果发现任何错误或疑问,都可以提出来,以便澄清和改正。彭小明,这里的“各位”包括你。到目前为止,你没有对这份调查报告支出过任何具体的错误或疑问。

盛雪是民阵主席。如果真像彭小明说的“当事人盛雪所涉社团出具的报告,不具备说服力”,那么彭小明为什么又要求“工作委员会应该否定这一报告,重新查询”呢?难道这个民阵的工作委员会与民阵主席盛雪不在同一个社团吗?

我借此机会重申一下:与其他政治组织的内部调查一样,民阵加拿大的调查只是内部工作的一部分,不能取代国家权力机关的调查、处理。我和盛雪在总部理监事会上都表示过,欢迎总部核实、调查。尤其关于多伦多大会的费用问题,我多次要求总部监事会进行调查。无奈监事会主席不作为,长期拖着不办。希望彭小明帮忙谴责一下。

突然想起,我和盛雪在总部会议上的这些发言,彭小明应该不知道,因为他从来没听到过。身为总部副主席的彭小明两年多时间里从未参加过总部会议,也没有在理监事邮件组群参加过讨论。只是最近几个月才开始参加会议并发邮件,发言的主要内容是谴责盛雪。

8、关于盛雪的所谓“受贿”,彭小明重复了以前的指控(未提供任何新证据),包括一处房子和一个冰箱。对于这些指控,民阵加拿大的调查报告已经有了结论。如果你对这些结论有任何质疑,欢迎具体指出。如果你掌握调查报告成文前没能掌握的新证据,请提出来,以供审阅。

我想请问彭小明,你在德国是否有房产?如果你的房产文件显示,购房者是你和你的家人,付款人是你和你的家人,产权是你和你家人的,而我说你这个房子是别人送的,你需要提供什么样的证明来说这房子不是别人送的呢?

9、彭小明说:“几次会议的账目问题,有待清查”。

我对此完全支持。人是不完美的,很容易受到利益的诱惑。不受监管的权力,很容易滋生腐败。多伦多大会只是会议之一,论坛成立多年,已经开了很多次大会,每次开会都涉及到大量资助和捐助款,从来没人查过账。由于从来没人查账,掌握款项的人就有可能公款私用,或用公款送人情。

比如,彭小明2013年3月随团访问印度,其差旅费是按什么名目报销的?

因此,为了民阵和“论坛”的发展,总部监事会应建立定期审计制度,打消款项经手人的侥幸心理。

10、彭小明说:“2012年我和盛雪的得票总数是完全一样的。”

这个比较奇怪。要知道,2012年的布达佩斯会议,到场的会员总共只有二、三十人,谁得多少票很容易数清。如果两个最高得票者票数相等的话,应该启动“打破僵局”的机制,比如由会议主持人投最后一票,或者在两人发言后由全体再次投票,等等。不应该出现一人不说话,另一人顺利当选的情况。

彭小明,当时的会议主持人是谁?点票人是谁?你得了多少票?盛雪得了多少票?(当时的文字记录属于民阵总部文件,盛雪当选主席后多次请求费良勇移交文件,费良勇一直没有执行。所以,那些文件应该还在费良勇那里。)

至于彭小明说自己没有去争主席权位,我非常理解。2012年之后的两年多时间里,彭小明是民阵副主席,却一直不履行该职责,不出席总部会议,不参与总部讨论。说明他这段时间对民阵工作并不热心。现在彭小明提出自己辞职,说明他以后也不准备热心工作。既然如此,那就辞好了。把位置让给努力肯干的人吧。

民主中国阵线主席是民阵责任最大的义工。如果谁把这个位置看作获取名利的途径,那么这个人就不适合做民阵主席。

我们加入民阵,是为了为促进中国民主进程共同努力。我希望大家能积极竞选更高岗位,尤其在现在这样的低潮时期,职位越高,奉献越多。下次选举,我会积极竞选,让那些占着位置不作为的人回家哄小孩去吧。

罗乐


附2:彭小明信

致民阵特别工作委员会各位委员,并致民阵全体同仁

民阵内外有些朋友谈到当前民阵的内部纠纷,有点“想当然”地认为不过是常见的争权夺利罢了。以为反对盛雪当主席,大概自己想取而代之……。于是两边劝劝,说点好话,希望双方能重归于好,或者至少息事宁人。不,好心的朋友们,这个想法是不对的!

这里不是个人权力之争或意气之争,而是正邪之辩,是民阵内部的一场反腐败反不正之风的斗争。过去那种民运争夺职位和组织分裂的现象跟今天的反腐斗争根本就是两码事。盛雪还想把今天的反腐败反不正之风的抗争解释为争夺她的主席权位的斗争,用以转移视线。盛雪在利用民运捞名利,打击任何妨碍她的同仁。而在民阵人全都自食其力的德国,大家都是倒贴金钱和时间搞民运,而不是发民运财的情况下,盛雪代表的是一股浊流,正在跟清流作顽固的抵抗。民阵要让正气抬头,邪气溃散。

对于盛雪的言行应该有一个冷静的总结。希望大家跳出个人交情和息事宁人的思维定势,冷静客观地想一想,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批评盛雪的意见首先不是来自费良勇,而是来自加拿大本地。因为近距离的盛雪无法全天候地藏头露尾。盛雪将主要的批评者一概斥之为中共特务。实际上她的指控并没有证据。令人惊异的是苏君砚、刘劭夫和陈毅然(陈育国)等人都是热心民主运动的知识分子。各位朋友不要因为有了“特务”的帽子就不愿意细读这几位揭发者的文字。稍加分析就可以发现,这些并不是骂架的口吻。而且他们的特点是对民阵依然感情很深,而且是冷静、客观地陈述事实。

苏君砚原是中国社科院民族所的研究人员,出国后坚持自食其力,并长期写作抨击中共的系列性评论,是加拿大民主运动的重镇之一。这样的优秀骨干,为什么突然愤然退出民阵?真实原因何在?盛雪说苏是因为一个女人当了领导,所以他退出。传话人是罗乐。结果罗乐的陈述说苏君砚没有谈过退出的原因。这个话题已是一个漏洞,至今盛雪没法解释。苏君砚的陈述,说出了一个惊人的信息:盛雪夫妇向他强要500加元现金。拿走时连谢谢都没有一句。苏君砚是一位正直的知识分子,在民运内外有很好的口碑。一位这样德高望重的老知识分子,竟会诬赖盛雪夫妇吗?500加元数字不大,报警的话可能不能立案。但是对于我们民主社团来说,索贿或者类似的言行,哪怕仅仅十元也是决不能容忍的。工作委员会应该很快就能查证这件事。苏君砚退出民阵之后,盛雪散布了两个信息:一个是说他是中共特务,另一个是说他有性别歧视(不喜欢女人当领导)。结果两者都无法落实,也没有合理的解释。到底有什么证据说老苏是特务?有证据,拿出来。没证据,就要道歉,并引咎辞职。

盛雪指责上述数人是特务的理由是他们曾经回国。这个理由太荒谬了。德国也有不少参与民主运动的朋友,经常跟我们联系往来。只要不上六四的照片和报道,他们就可以回国。他们有家庭的顾虑,有生意上的不便(例如有位医学博士在国外行医,同情六四,但是他的处方中某些药品必须从国内采购才能达成疗效,所以他既回国,又为我们帮忙,还给六四难属捐款)。如果连这样的朋友都无法团结,民阵也太没有雅量了。更为讽刺的是,加拿大那些支持盛雪的民阵成员几乎也个个都经常回国。拿这类标准来打击批评者,唯一的解释只能是希望用大帽子压制批评者,欺骗海外的朋友,让海外各国的民阵人先入为主,不再认真了解批评者发出的声音。

我的建议是,各位新老战友做一次换位思考,放下任何框框和偏见,冷静客观地把加拿大批评者的信件看一看,衡量衡量,他们提供的信息有没有可信的地方。为什么他们几位愿意公开自己的真名实姓,电邮地址,甚至自身的历史身世,来向民阵朋友发表意见,关心民阵的发展和成长,爱护和珍惜民阵的形象及威望?他们提出批评的目标比较集中,就是盛雪。他们的文风比较平实,没有讽刺、侮辱和人身攻击,而是尽量摆事实讲道理。他们现在是或不是民阵成员,并不是关键。任何政党和社团都欢迎党外朋友的批评和指教。因为那正是本组织有力量受人关注的明证。盛雪的反应非常气急败坏。将批评者坚决一律打成中共特务。显然是不正常的,或许可以反过来说,批评已经击中了盛雪的要害。

2015年加拿大政坛发生了一点地震,河北贪官程维高的儿子程慕阳逃亡加拿大已被中加两国警方锁定。这个贪官的儿子携款入籍加拿大,不仅做大了生意,而且培养他的女儿向政界发展,还到处捐款,以稳固自己的地盘。五月份又有任薇办理130名中国留学生假结婚案。加拿大华人社区里的黑洞很大。民阵尤其要谨慎自律。

民运领导人并非完全无权无势。我们就曾给国内出来的知识分子出具证明信和介绍信,他们就能拿到居留身份。但是我们坚决不给经济难民可乘之机。(过去这类人一旦拿到身份转身就走人,招呼都不打,不再来参与民主运动)。现在海外的经济难民零零散散,大款贪官却沓来纷至。贪官为办居留都舍得大出血。因为几万洋钱,若干房产,拔一毛以换居留身份,还是一本万利的买卖。传言中盛雪涉及收取冰箱等实物,甚至还有接受房产馈赠的说法(网上已有地址门牌和照片)。盛雪未经理监事会的商议就任用自己亲近的人手组成调查组,并很快发表了盛雪清白的报告。从法学常识出发,当事人盛雪所涉社团出具的报告,不具备说服力。这类做法,不做还好一点,做了,反而更增添了质疑。工作委员会应该否定这一报告,重新查询。

有人说,民主法治国家不是“无罪推定,疑罪从无”吗?是的。但那是司法机关的原则。对于公众人物,对于政党和国家,并非这么简单。实际情况是:虽疑亦不容。因为党国尊荣更高于个人名节。下面以德国前总统辞职案为例。

伍尔夫原是德国Niedersachsen州长,经基督教民主联盟(执政大党)提名,年仅51岁就依法当选为联邦总统。可是就职不久就出现丑闻。起先是准备通过朋友关系获得低息买房,接着是电话阻止新闻单位报道相关消息,后来还有关于账目问题,比如旅馆、餐馆费用等问题。而且打电话干扰新闻,要求图片报暂不报道。结果反而新闻大哗。行政部门启动调查,法院说明如果伍尔夫支付两万欧元罚金,就可以中止调查。伍尔夫坚持不付,要求审核还以清白。可是执政党和联邦德国不能容忍名誉和尊严的损失,因为总统人选是德高望重的政党代表,总统则是国家的象征。法院申请取消对现任总统的司法豁免权(虽疑亦不容),等于逼迫伍尔夫不得不申请辞职。伍尔夫黯然下台,实际任职19个月。联邦机关动用数百万欧元的人力物力,调查、审核伍尔夫的财产和经济往来。最后认定总统期间只有750欧元(约合900美元)的旅馆费餐费是由有求于总统审批的商人支付。伍尔夫申说并不知情。毕竟数额太小,处罚也谈不上。官司结束,伍尔夫自称基本上讨还公道。但是他的损失非常巨大:失去了总统职务,夫人出走,订购的低息贷款房也没有买成,名誉更是受损,成为历史上第一个坐上被告席的总统。伍尔夫一案也有值得深思的地方。事情还是跟他平时有失检点有关。既已当选总统,月薪高达两万左右,以前出任州长,月薪也十分丰厚,何必还要拉拉扯扯,寻找关系户,张罗低息贷款买房呢?低息也罢了。并不犯法。可是他对质询的议员撒了谎。这才是不能容忍的。新闻界要报道,他又电话干扰新闻界,当然反而闹大了。再者,作为联邦的最高级员。怎么可以糊涂到吃饭、住宿让别人付账呢?何况那人还是等着总统大人审批某项目的当事人。伍尔夫辞职以后,联邦议会很快就遴选了新任总统高克。750欧元数目虽小,毕竟不清不楚,仍然有损国家的形象,有损执政党的清誉。武尔夫的辞职,是迫于新闻舆论、党内派系和人民的呼声。

盛雪没有固定的工作收入,她是否涉嫌利用民主运动的资源收贿受贿?几次会议的帐目问题,有待清查。

盛雪的生活作风有失检点也是值得重视的问题。曾给民运带来的负面影响相当严重。民主运动没有必要因为个别负责人的言行失检而毁誉。女性并不是遮掩腐败的借口。某种意义上说,民主运动的女性更加应该洁身自好。否则恶名更盛!政治抗争团体不是自由散漫的文艺沙龙。关于盛雪帐目的系列材料,未来将陆续整理公布。

民阵应该如何对待腐败的问题?民阵难道能够容忍玷污形象损害清誉吗?民阵面对的是专制独裁的共产党,就要坚持民主法治,面对的是无官不贪的共产党,就要坚持清正廉洁,面对的是淫邪秽乱的共产党,就要坚持行为端方。越是政治上艰苦受压,越是要在各方面洁身自好。病入膏肓的共产党尚且还能开展反腐倡廉,(至少在口号上)老虎苍蝇一起打。民主中国阵线怎能不及时清洗腐败?

盛雪故意将反腐败的争论拉扯到个人争权的方向上去,这是十分徒劳的。2006年我就一再推让没有参加竞选。2012年我和盛雪的得票总数是完全一样的。我也没有出来说任何争主席权位的话。让盛雪顺利出任主席。如果要争,我完全可以据理力争。现在也一样,我可以再重复一次,盛雪如果引咎辞职,我也愿意辞去副主席的职位,以避顺势继任之嫌。海外民运已经二十多年了。其中的人物,正邪、廉贪的形象,水平、文风、作派和个人性格都已经逐渐清晰起来。演戏不能演一辈子。另外,盛雪在一些回应文字中使用了市井型的辱骂词语。对此我坚持不予回敬。堂堂民阵不应是对骂的场所。摆事实,讲道理,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德国 彭小明 2015 7 13

  4763次阅读

完整帖子:

 主题RSS Feed

帖子总数: 3643; 主题总数: 1913; 注册用户: 255; 当前在线: 113 (0注册用户; 113游客)
所有帖子RSS  新主题RSS | 联络管理员
Chinese Labour Party